云初玖叹了口气:“祖父,虽然没有十成,但也有九成的把握,您想啊,我为什么以前不但不能修炼,还长得又黑又瘦,肯定是营养都被那颗种子吸收了!”

  云啸天点了点头,然后担忧的问道:“小九,那可如何是好?这怪草明显是不安好心,屡次三番的害你,还是要尽早除掉才行。”

  “祖父,我也想把它除掉啊,可是男神的师父说,只有知道这种子的来历才能想办法除掉它,关于我娘亲的身世您一点线索都没有吗?”

  云啸天摇了摇头:“你娘亲记忆全部丧失了,除了行为举止颇有大家风范,其余的什么也看不出来。”

  “那我娘亲的灵力如何?”

  “你娘亲的灵力和你父亲相同,都是炼灵六层,如果不是你父亲生死不明,当初白家也不敢那么猖狂。”云啸天想起生死不知的小儿子,眼圈又红了。

  云初玖安慰了云啸天几句,然后猜测道:“炼灵六层的灵力也不算太高,娘亲应该就是青玄大陆的人,男神,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帝北溟摇了摇头:“这也不太好说,有些人遭受重创之后,有可能灵力下降很多,你娘亲很有可能是遭受了什么重创之后才会失忆,很有可能灵力随着下降了。前辈,小九娘亲就没有留下什么特殊的物品?”

  “我也曾经试图从里面找到蛛丝马迹,但是什么也没找到,你们再翻翻看吧!”

  云啸天从储物戒指里面弄出来几只大木箱。

  云初玖好奇的打开木箱子,里面有一些衣物还有一些日常用品,她和帝北溟两人翻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不过,云初玖发现了一个拨浪鼓,笑嘻嘻的拿在手里晃来晃去:“这个拨浪鼓不错,我留着,以后给我儿子玩!”

  帝北溟耳尖再次红了起来,好在云啸天并没有说什么,可能是因为看到东西想起了小儿子,神情有些恍惚。

  云初玖见状,赶紧说道:“祖父,您别难过,我爹爹和娘亲肯定还活着!我一定会找到他们,您就别难过了!”

  云啸天点了点头:“这个拨浪鼓你要是喜欢就拿去吧!你们还没吃晚饭吧?我让人准备晚饭,你们吃了晚饭再回去。”

  “祖父,不用让人准备了,男神储物戒指里面有好吃的,咱们直接吃点就行了。”云初玖确实也有些饿了。

  三人吃过晚饭,临别的时候,云啸天叮嘱云初玖不要任性,又嘱咐帝北溟要照顾好云初玖,总之是各种叮嘱,恨不得把方方面面的事情都嘱咐一遍。

  云初玖心里暖融融的,我这个蠢蛋,之前还说活着没意思,我真是蠢到家了,为了祖父,我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帝北溟和云初玖驭剑回到灵华宗,云初玖一点都不困,于是就坐在院子里面,美其名曰要赏月。

  “男神,今天的月色是不是很美?”云初玖啃着灵果,美滋滋的问帝北溟。

  暗风暗戳戳的看了看满天的乌云,别说月亮了,连颗星星都看不到,九小姐,你是眼神不好使吗?

  暗风正腹诽的时候,就听见自家尊上低沉的声音说道:“嗯,很美!”

  暗风……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