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北溟二话不说,抱起云初玖,驭剑朝着议事厅飞去。

  刚刚恢复感知的暗风简直都不忍直视了,尊上啊,九小姐这摆明了是耍你呢!她刚才扑你的时候,我看着可是生龙活虎的,这么一会儿就腿软了?

  唉,我们尊上算是上了贼船了,这辈子恐怕都被九小姐吃定了,只是前路艰辛,不知道两个人能不能走到最后,如果真的出现什么变故,我们尊上非得疯了不可,老天爷啊,求求你,保佑这对有情人终成眷属吧!

  帝北溟带着云初玖到了议事厅,轩辕掌门等人见云初玖恢复了正常,自然是欣喜非常。

  云初玖提出要去灵华城看望云啸天,轩辕掌门欣然应允。于是两人马上前往灵华城。

  云啸天看见活蹦乱跳的云初玖,高兴的老泪纵横:“小九,以后可不能再钻牛角尖了!修炼本来就是逆天而行,哪有一帆风顺的?!你不用担心我们,我们既然享受了你带来的荣耀,自然要承担风险,假如还有下一次,不准再冒险去救祖父,只要你们都好好的,比什么都强。”

  云初玖鼻子一酸,眼泪吧嗒吧嗒掉了下来:“祖父,我是怨恨自己的无能,我好害怕失去你!祖父,我想明白了,我要努力修炼,我要强大到没人敢招惹我,没人敢害你们!祖父,所以,无论什么时候你都不要放弃,你相信小九一定会去救你的!你一定要好好活着,将来还得给我和男神看孩子呢!”

  帝北溟耳尖微红,小九啊,你能不能矜持点,咱俩还没成亲呢,你就这么说,让他老人家怎么想?!

  云啸天倒是没想那么多,而是欣慰的摸了摸云初玖的小脑袋:“傻孩子,好死不如赖活着,只要有一线生机,祖父都不会放弃的!别说这些丧气话了,你跟祖父说说,你是怎么好起来的?”

  云初玖娇俏的瞥了帝北溟一眼:“祖父,男神他元神离窍之后进入了我的神识唤醒了我,祖父,您放心,我下次不会再这么糊涂了!”

  云啸天满意的点了点头:“北溟这孩子对你用情颇深,你可不准欺负人家!我怎么看着,刚才你是被他抱着来的?你这蹦跶的不挺欢吗?”

  云初玖嘻嘻一乐:“祖父,你到底是哪一头的?怎么就向着他说话呢?!祖父,我这次之所以这样,虽然与我钻牛角尖有关,但还是我丹田之内的怪草有关,您再仔细回忆回忆关于那颗种子的事情。”

  云啸天一愣,他并不知晓怪草的事情,云初玖巴拉巴拉将事情讲了一遍。

  云啸天好半天没缓过神来,丹田长草?这样的事情简直闻所未闻,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那颗种子我以前从未见过,只是那天你抓周的时候,你娘亲摆了很多东西,其中就有这颗种子,没想到你一看到这颗种子就爬了过去,拿在手里就不撒手了!

  后来收拾东西的时候,发现那颗种子不见了,不过你娘和丫鬟一直看着你,确定你没有将种子吞下去,它怎么就会跑到你丹田里面去了?你确定是那颗种子吗?”

  <!--over--><><>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