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风决定还是老实的在角落里装蘑菇吧,果然恋爱中的人都是盲目的!

  暗风缓过神来的时候,就见石桌上放了一枚夜明珠,云初玖笑眯眯的靠坐在一把躺椅上,自家尊上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似的,站在一旁不仅手里拿着话本读,还时不时的要拿起石桌上面的灵果喂给云初玖。

  暗风眼角抽搐了一下,我们尊上这是要彻底变成老婆奴的节奏吗?!

  云初玖此时的心里那叫一个舒坦儿,翻身农奴把歌唱,今个真呀真高兴!

  “男神,这石桌我怎么看着不像是以前那个?”云初玖好奇的问帝北溟。

  帝北溟微微不自在的说道:“以前那个被我不小心拍碎了!”

  “拍碎了?为什么要拍碎啊?谁惹你生气了?是哪个不长眼睛的,竟然敢惹我云初玖的男人?!”云初玖气愤的说道。

  帝北溟听见云初玖这么说,心里很是舒坦:“还不是血无极哪个蠢货!跑来胡说八道,被我揍了一顿就老实了。”

  云初玖眼珠转了转:“男神,你不会是因为乌鸡哥哥向我告密,所以你才报复他吧?!”

  帝北溟觉得自己好像掉进圈套了,说不是吧,显然小九不会相信,说是吧,显得我也太小肚鸡肠了,而且像心中有鬼似的,我该怎么说?

  云初玖撇了撇嘴:“男神,这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要是你娘下次还装病骗你,逼迫你成亲,你怎么办?”

  帝北溟脸色一正:“小九,你放心!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会和我娘好好谈谈的,以后我绝对不会再参加什么选妃宴。”

  “希望如此,如果有下次,男神,你就休怪我不客气!我才不会傻乎乎的再钻牛角尖呢,如果你要是再参加,看我怎么收拾你!”云初玖恶狠狠的说道。

  帝北溟点了点头:“如果再有下一次,我任凭你处置就是。”

  云初玖打了个哈欠:“男神,我困了,抱我进屋!”

  帝北溟毫不犹豫的抱起云初玖进了屋子,暗风已经无力吐槽了,现在还没成亲呢,我们尊上就沦落到了这个地位,这要是成亲以后,我们尊上估计就更没地位了!

  从这天开始,云初玖的春天来了!

  云初玖这货彻底诠释了什么叫蹬鼻子上脸,换着花样的折腾帝北溟,帝北溟对云初玖百依百顺,无论是合理的还是不合理的要求,只要云初玖提出来,帝北溟都一一照做。

  就在云初玖美的鼻涕泡都快出来的时候,乐极生悲了!

  这天中午,云初玖正靠坐在躺椅上装大尾巴狼,帝北溟边给云初玖读话本边喂云初玖灵果吃。

  帝北溟突然就皱了皱眉,抬头看向了空中。

  云初玖也仰着脖子往上看,只见一艘华丽至极的飞行灵器朝着院子飞了过来。

  帝北溟眉头紧皱:“暗风,你去和轩辕掌门打个招呼,别引起什么误会。”

  暗风同情的看了云初玖一眼,然后去给轩辕掌门送信了。

  云初玖被暗风那一眼看的一头雾水,来的人是谁?为毛暗风给了我一个自谋多福的眼神?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