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灵器降落到了院子外面,舱门打开之后先是走出来八位长相清丽的妙龄女子,将雪白的地毯从舱门一直铺到了云初玖身前。

  云初玖抻着脖子看着,心里腹诽,哪里来的装逼货?!真是能装啊,人家走红地毯,你弄个白地毯,显得你与众不同?!

  地毯铺完之后,八位女子躬身说道:“恭请殿主夫人!”

  云初玖一愣,殿主夫人?哪来的殿主夫人?

  一位穿戴华丽的中年女子从飞行灵器里面走了出来,准确来说是被人扶了出来,她的手搭在了一位中年仆妇的胳膊上,那名中年仆妇微微躬着身,服侍那名中年女子下了飞行灵器。

  云初玖看见中年女子长相的时候,就觉得一万匹神兽从心里呼啸而过!

  特么的!

  这不是小白脸他娘吗?!

  艾玛,未来老婆婆上门了!

  苍天啊,大地啊,谁能该告诉我,丑媳妇第一次见婆婆应该肿么破?!

  而且这准婆婆的架势,怎么看怎么像找茬的?!

  中年女子先是嫌弃的扫视了一眼云初玖的院子,然后又鄙夷的打量了一眼云初玖,最后把目光落在了帝北溟手里的话本上!

  帝北溟见势不妙想收起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中年女子一个跃身,跃到帝北溟跟前,一把就将话本抢了过去!

  云初玖心里一惊,艾玛,这准婆婆的灵力不低啊,这真要动起手来,我也打不过她啊!小黑鸟听见云初玖的自言自语,差点没被她蠢哭了!准婆婆你都敢打,你还想不想和小白脸好了?!

  中年女子气的直哆嗦,将话本狠狠摔在了地上:“北溟,你,你居然看这种粗俗下三滥的东西?你,你简直气死为娘了!”

  帝北溟皱了皱眉:“娘,您怎么来了?您身体不是不舒服吗?”

  帝北溟冷冷的看向中年女子身侧的中年仆妇:“罗管事,我一直以为你还算尽职尽责,你就任由我娘的性子来?马上扶着我娘回长生殿!否则殿规处置!”

  那名中年仆妇被帝北溟冰冷的目光吓的哆嗦了一下:“夫,夫人,您”

  “好你个帝北溟!你是不是翅膀硬了?!你是在骂她还是在骂我?我来这里怎么了?你滚一边去,我是来找她的!”中年女子伸手指向一边装蘑菇的云初玖。

  帝北溟见事已至此,只好说道:“小九,这是我娘,娘,这是小九。”

  云初玖没法再装傻了,只好甜甜的一笑:“伯母,你好,您长得可真漂亮,如果不是北溟哥哥说,我还以为您是他姐姐呢!”

  帝北溟被云初玖这一声北溟哥哥叫的,心里就是一酥,突然觉得自己这个不省心的娘过来也并不是什么坏事,听到这一声北溟哥哥就很值得了!

  中年女子冷哼一声:“伯母?不好意思,咱们俩没那么熟,叫我殿主夫人吧!”

  云初玖一番殷勤被撅了个烧鸡大窝脖,心里别提多窝火了,不过人家是长辈,只好笑着说道:“殿主夫人,请坐,喝杯茶吧!”

  殿主夫人冷笑连连:“你个小丫头倒是有心计,这就要敬婆婆茶吗?想的美!你休想进我们帝家的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