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心里暗想,自尽?骗鬼呢?成天嚷嚷着要死的,其实比谁都怕死,你有能耐死一个给我看看?

  怪不得小白脸性子那么傲娇,原来有这么一个不省心的娘!如果不是小白脸这么龟毛,估计也镇不住这个爱出幺蛾子的娘!也不知道当初小白脸他爹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爱作妖的媳妇,是不是眼神不好?

  不过,这货也就只能在心里吐槽一下,面上依旧一副完美无缺的淡淡笑容,要多贤惠有多贤惠。

  送信回来的暗风看了看淡定的云初玖再看了看发飙的殿主夫人,心里给云初玖点了个赞,九小姐真是聪明啊,这么给我们尊上面子,我们尊上一定心里很过意不去,过后肯定对九小姐更好了。

  果然,帝北溟看了看云初玖,再看了看自家发飙的娘,觉得自己娘真是无理取闹!

  “娘!你要是再不走,我就给父亲发传声符了!我相信他一定很感兴趣他的那些书信为何会消失不见,”帝北溟淡淡的说道。

  殿主夫人嚣张的气势顿时就蹭蹭蹭的落了下去,色厉内荏的说道:“北溟,你胡说八道什么?!什么书信?我不知道!”

  “是吗?就是父亲的几位师妹给父亲的书信,我记得我小的时候,曾经不小心看到娘”

  “你闭嘴!我和这个小废物说几句话就走,你先滚一边去!”殿主夫人脸上露出一丝慌张,这个小兔崽子,如果让凛寒知道是我把那些信烧了,非得大发雷霆不可!

  “娘,如果你伤了人命可是要受天罚的!而且,你要是伤了小九,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帝北溟目光沉沉的盯着殿主夫人说道。

  殿主夫人见自家儿子脸上的神色,心里就是一沉,完了,这个小兔崽子是认真的,看来我暂时还真不能动这个小废物,只能让她知难而退!

  “放心吧!我还不会自降身份的杀一个小废物,你且让开,我和她说几句,我就离开。”殿主夫人不耐烦的说道。

  帝北溟见自己母亲眼里果然没有了杀意,这才对云初玖说道:“小九,我娘说什么,你听着就是,万事有我呢。”

  云初玖点了点头:“北溟哥哥,殿主夫人一看就是通情达理的人,怎么会为难我呢?你放心就是。”

  帝北溟点了点头,这才走到了暗风旁边。

  殿主夫人心说,这个小丫头倒是会说话,不过再会说话也不行!一个低等界面的小废物哪里配得上我这么优秀的儿子?!想都别想!

  殿主夫人拿出一个隔离阵盘,启动之后,这才说道:“小丫头,知道我要和你说什么吗?”

  云初玖见殿主夫人启动了隔离阵,顿时原本贤惠的模样不见了,露出一副吊儿郎当的小模样,一屁股坐在了藤椅上。

  云初玖看了殿主夫人一眼:“说什么?是不是说,如果我离开北溟哥哥,你就要给我多少灵石啊?你说个数吧,如果价格合适,我倒是不介意和您做这笔买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