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掌门微微一笑:“独孤掌门,这件事情的受害者是云初玖,所以云初玖的意见就代表我们灵华宗的意见。”

  独孤意气的差点哽的一声晕过去,轩辕长空这个老匹夫为什么这么看重云初玖?哦!对了,云初玖这个臭丫头竟然是天雷灵根,这个臭丫头隐藏的也够深的,要不是这次古矿场试炼,我们都不知道她竟然是天雷灵根。

  独孤意只好再次看向云初玖,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小丫头,之前的事情都是误会,咱们四大门派,同气连枝,做事情不要太绝,免得以后不好见面。”

  “独孤掌门,你说的倒也有些道理,那就依然十分之一好了,我这人就是心太软,见不得老人家哭哭啼啼的。”

  独孤意眼角抽搐了一下,你丫的真是不要脸啊!

  那你还心软?你那黑心肝简直比石头还硬!

  再说了,你哪只狗眼看见我哭哭啼啼了?

  臭丫头!早晚我要杀了你!

  “小丫头,这十分之一也实在是太多了,还是一千万下品灵石吧!”独孤意尽管心里恨得要命,面上还要挤出笑来,简直郁闷的要吐血。

  “一千万?你打发叫花子呢?!我的命就值这么点钱?如果不是我跑得快,现在早就死翘翘了!十分之一灵石份额,要不然免谈!反正我们地火也不愁卖,你们天门派不买正好。”云初玖要多嚣张有多嚣张。

  独孤意见云初玖油盐不进,脸色再次难看起来,转头看向轩辕掌门:“轩辕长空,你不会就由着一个小丫头胡闹吧?”

  轩辕掌门淡淡一笑:“独孤意,上次你们天门派可是比这态度要恶劣多了,如果不是我们灵华宗得到天授,恐怕我们付出的不止十分之一的灵石份额吧?!”

  独孤意老脸有些挂不住,恼羞成怒的说道:“此一时彼一时,再说,云初玖这活蹦乱跳的,一点事情都没有,你们灵华宗未免欺人太甚!”

  “独孤意,按照你的说法,云初玖没死还是我们的错了?你们天门派公然围攻我们灵华宗弟子,你还好意思说我们欺人太甚?独孤意,我们不用再继续谈了,送客!”轩辕掌门面沉似水,显然也动了真怒。

  独孤意身后的几个长老和灵华宗的众位长老就开始和稀泥,什么有话好商量之类的,曲长老就说道:“两位掌门,都消消气,大局为重,有事好商量,看看有没有什么变通的方法。”

  云初玖跳着脚说道:“变通?除了灵石份额别的都不好使!我就要灵石!”

  曲长老瞪了她一眼:“行了!掌门实在是太纵容你了!此事自有掌门做主,老实待着。”

  云初玖听见曲长老这么说,只好噘着嘴不说话了。

  独孤意自然不想无功而返,于是看向曲长老:“曲长老,不知你有什么好建议?”

  轩辕掌门也问道:“曲长老,有话尽管讲来。”

  曲长老笑着说道:“掌门,我记得当初您曾经说过,如果哪一个门派能够拿出太虚镜的残片就可以得到八折的优惠,如果天门派把太虚镜拿出来,是不是就可以将此事翻过去?”

  “不行!”没等轩辕掌门说话,云初玖就叉着腰喊道:“那破东西又不能吃又不能喝的!哪有灵石份额实在?!”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