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北溟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嘴角微微翘起,这个黑东西,难道能掐会算不成?!

  殿主夫人惊愕的发现,自己那面瘫儿子竟然露出了宠溺的笑容,气的咬牙切齿的问道:“是谁给你发的传声符?是不是那个小废物?她说什么了?”

  帝北溟自然不会傻到把云初玖说的话告诉他娘,他淡淡的说道:“没什么,小九只是叮嘱我注意身体,并且让我替她向你问好。”

  “哼!溜须我也没有用!那个小废物休想进咱们帝家的门!”

  帝北溟无奈的抚了抚额头:“娘,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外祖家也不是什么修炼大族,当初祖母可没嫌弃您家世不好。”

  殿主夫人一愣,继而恼羞成怒:“你个小兔崽子!竟然管起老娘的事情了!我家世虽然一般,但当年在天元学院天骄榜上从没出过前十名!要不然你爹能放着那三个不要脸的师妹追求我?!”

  “娘,您说的是真的?是父亲主动追求的您?”帝北溟不动声色的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块录音石。

  “那是自然!老娘我当初可是天元学院的一颗明珠,有数不清的名门弟子,家世显赫的师兄追求我,如果不是你爹死气白咧的求我,我能嫁给他?!”

  “娘,那父亲的三个师妹是怎么回事?”

  “哼!那三个不要脸的小妖精,一个个恨不得缠在你爹身上!好在你爹知道什么叫烂泥什么叫明珠,根本都不搭理她们!”。

  “娘,没想到您当年这么风光啊!父亲的那三位师妹就这么善罢甘休了?后来就没来找父亲?”帝北溟不动声色的挖坑。

  “哼!那三个贱人自然不肯这么放手,有事没事就给你爹写信!我呸!我会让她们得逞?来一封,我烧一封!就连她们以前写给你爹的信也都被我烧个一干二净!”殿主夫人很是得意的说道。

  帝北溟翘了翘嘴角:“娘,您刚才说的,我都录下来了,您以后要是再拿这些蠢货的画像浪费我的时间,我就把这录音石交给父亲,相信父亲会好好和您交流感情的。”

  殿主夫人……

  直到帝北溟走出去很远了,殿主夫人才反应过来,气的一掌拍碎了桌子!

  “逆子!这个混账!竟然敢陷害老娘!这个兔崽子以前都是直来直去的,怎么变得一肚子坏水了?!一定是那个小废物教的!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那个小废物就是一肚子坏水,一脸的泼皮无赖!坑了我十万上品灵石还有一块雪羊绒的地毯!简直是气死我了!小废物!你等着!虽然我不能杀你,我也不会让你好受!过几天,我就去好好收拾收拾你!”

  帝北溟回到书房,拿出一枚传声符,用神识说道:“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云初玖等了半天没等到帝北溟的回复,正噘嘴生气呢,等到听见帝北溟低沉的声音,心里顿时就被甜蜜溢满了,这个小白脸,一言不合就开撩,看来给我读的话本没白读啊,果然开窍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