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焰三尾狐王看着这些美丽无比的矿石,心里的悲伤逆流成河,说起来,都是辛酸泪啊!

  云初玖被烈焰三尾狐王鄙夷的眼神给激怒了,妈蛋,你个小畜生,竟然还瞧不起我,真是岂有此理!要不是我,你还饿着肚子呢!有什么好牛叉的?!

  不过,这货也就只敢在心里恼怒,面上却不露声色的问道:“狐兄,这矿山与你们饿肚子有什么关系?”

  烈焰三尾狐王的眼神更加鄙夷了,一副不屑回答的模样。

  云初玖郁闷的差点吐血,不过权衡了一下利弊,还是决定忍气吞声了。既然人家不说,那就只有自己琢磨了,这货摸了摸下巴,逐渐思路有些清晰了。

  我掉进来的时候,眼前闪过了一道白光,估计是激什么阵法之类的,所以才会掉进这个洞穴里面,这个洞穴的尽头是矿脉,完全是个封闭的空间。

  这些烈焰三尾狐可能和我一样,也是无意中被传送了进来,却找不到出去的办法,所以只能在这里等死,只是不知道它们掉进来多长时间了。

  “你们也是误闯进这里来的?”云初玖试探的问烈焰三尾狐王。

  烈焰三尾狐王点了点头,这个人类小丫头还不算蠢到家。特么的,想当初老子带领这些手下是多么的威风,在妖兽森林前两层简直是畅通无阻、称王称霸,就算是第三层的妖兽也不敢轻易招惹我们。

  哪曾想为了追一群风刃兔,竟然倒霉催的掉在了这里面,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想尽了各种办法也出不去!好在本王聪明,让大家开始休眠,这才没被饿死,如果不是这个人类小丫头掉进来,我们还不知道睡到何年何月呢。

  “你们掉进了来多长时间了?”云初玖接着问道。

  烈焰三尾狐王伸出一只爪子,云初玖问道:“四年?”

  烈焰三尾狐王露出一丝不屑的表情,云初玖心里暗骂,你个臭狐狸,你都快饿死了,还装什么大瓣蒜?!

  云初玖只好又问道:“难不成是四十年?”

  烈焰三尾狐王这才点了点头,云初玖露出一脸的生无可恋,它们竟然四十年都没找到出口?!

  烈焰三尾狐王心里很是不解,四十年而已,这小丫头这么惊讶做什么?!我们异兽都能活上万岁的,区区四十年算什么?!

  云初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艾玛,这些狐狸四十年都没能找到出去的办法,我能找到出去的办法吗?

  要不,我问问小白脸?只是,隐匿符都不好使,传声符肯定也完犊子!

  云初玖拿出传声符一试,果然不能用。

  这货越想越觉得自己能找到出口的希望渺茫,这荟萃矿这么值钱,当初设计阵法的人肯定设计的是最难破解的阵法,就我这半吊子水平,根本就不可能破解。

  呜呜,小白脸前天晚上还和我说,愿得一人心,白不相离呢!

  可是,我现在却倒霉催的掉进了这破洞里面,艾玛,别说四十年了,过五年,那个老妖婆就会强迫小白脸娶媳妇,呜呜,我好不容易培养了一个老婆奴就要便宜别的小妖精了!真是不甘心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