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的脑海里闪过一幕幕和帝北溟相处的画面,不由得苦笑,我们的缘分起于这妖兽森林,竟然也要终止在这妖兽森林,还真是缘分。

  云初玖的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上一世被雷劈的时候,我可以说死的了无牵挂,上一世只有云柒一个朋友,云柒那货冷心冷肺的,估计发现我死了,连眼泪都不一定掉,肯定能继续好好的活着。

  这一世,却是多了太多的牵挂。

  傲娇龟毛的小白脸,慈祥的便宜祖父,疼爱自己的哥哥姐姐,包容自己的轩辕掌门和众位长老,还有那几只蠢萌的吃货

  云初玖心里涌起强烈的不舍,这些不舍转瞬就变成了不甘心!

  凭什么?!

  凭什么要剥夺我生存的权利?凭什么我是天雷跟就要被天道抹杀?我不甘心!我绝不能就这么放弃!

  我还没有找到养父养母,我还没有和小白脸生孩子,我甚至还没完成老妖婆给我的任务,我不甘心!

  云初玖身上的筋脉开始逐渐爆裂开来,身上原本红色的衣服出现了一处处暗红,就连脸上的皮肤都开始裂开,整个人就如血人一般!

  “小九!”帝北溟此时竟然醒了过来,跃到云初玖身边,将云初玖护在身下,任由天雷劈在了自己身上。

  没等云初玖反应过来,帝北溟咬破了食指,双手再次快速的结印,灵力防护罩再次坚固起来。

  云初玖却发现帝北溟的头发正在快速的变白,容颜也开始快速的衰老!

  “不!帝北溟,你住手!”云初玖嘶吼出声,她知道帝北溟一定是使用了某种秘法,燃烧自己的生机来提高灵力。

  “帝北溟!你要是再不住手,我马上就自尽!”云初玖的眼睛里面有血泪流淌下来,她第一次这么的愤恨自己的无能,愤恨天道的不公。

  帝北溟边快速的结印边说道:“小九,白首不相离,我说过的,一定会做到,你不会死的。”

  “不!帝北溟!我求求你!你住手!我求求你!你住手!”云初玖此时全身筋脉寸断,根本无法移动分毫,只能眼睁睁看着帝北溟满头的乌发变成一头银丝,俊朗的面容也完全苍老下来,直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轰然倒地!

  “不!小白脸!天道!我草你八倍祖宗!我这辈子打不过你,来世我一定把你挫骨扬灰!”云初玖努力想要爬到帝北溟身前,可是却怎么也动不了。

  云初玖用手指死死抠着地面,一寸一寸的往前挪,眼角的血泪不停的流淌下来,脑海里都是和帝北溟相处的画面,小白脸,我错了,我不该任性贪玩,我不该自作聪明,如果有来世,我一定好好的补偿你,再也不让你给我读话本,再也不让你给我唱催眠曲,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天上的乌云依旧不停的朝着云初玖劈下天雷,云初玖已经疼的没有感觉了,她现在只想爬到帝北溟身边,既然要死,那么我们就死在一起,生则同衾,死则同穴,今生我们没能结成夫妻,来世我们一定早早的相遇,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