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阵密集的天雷劈了下来!

  云初玖身上的筋脉全数炸裂开来,地面上满是云初玖的血迹,可是她依然艰难的往前挪。

  小白脸,活着是你守护我,你等着我,黄泉路上我来守护你。

  云初玖一寸一寸的往前挪,终于她的手抓住了帝北溟的手,眼角的血泪不停的流淌下来,帝北溟原本修长有力的手现在变的苍老无力,原本带给她无数温暖的手变得冰冷无比。

  云初玖心中最后的念想破灭了,小白脸真的死了,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云初玖费力的抬头嘶吼出声:“天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你却以自己的喜怒来主宰世道,既然你如此的不公,来世,我必定要毁了你!”

  回应云初玖的是一道又一道天雷,其中有一道劈在了帝北溟身上,一头银丝顿时被劈成了焦炭,就连身上的衣服都劈成了飞灰。

  云初玖用尽最后的力气,将帝北溟护在身下,眼睛里的血泪落在了帝北溟的脸上:“小白脸,我这就来陪你了。”

  云初玖说完,整个人颓然趴在了帝北溟的身上,最后的一丝念想也破灭了,她已经没有了再活下去的意念,闭上眼睛等待死亡降临。

  云初玖丹田之内的怪草有些挣扎的来回摆动叶子,太虚镜冷冷看着它,猛然狠狠撞了它一下。

  怪草难得没有反击,而是肉痛的将体内的丝丝缕缕的生机注入到了云初玖体内,云初玖破裂的经脉迅速的开始愈合起来

  云初玖很快就发现了筋脉在快速的愈合,然后再被炸裂,再愈合,再次炸裂

  最开始,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几番之后,她不由得自嘲,这是想让我死也不能死个痛快吗?

  经脉炸裂的疼痛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云初玖之前是心里存着一丝念想,她以为帝北溟还没有死,所以强撑着自己保持清醒,可是现在这个唯一的念想没有了,她很快就晕了过去。

  天雷依旧不停的劈下来,云初玖身上的红色衣服终于也被劈成了飞灰,身上不断渗出的鲜血将身下的帝北溟也染成了一个血人。

  云初玖的鲜血不断的滴在帝北溟身上,猛然,一个古朴繁复的封印从帝北溟的体内轰然而出!

  封印陡然散发出耀眼的金色光芒,不仅挡住了全部的劫雷,而且一道金色光柱直冲天际!

  那些厚重的乌云大多数都被轰成了齑粉,少数幸存的几块乌云飞也似的逃跑了。

  金光照耀之下,帝北溟苍老的容颜快速的变回了原来的相貌,封印这才重新隐入了帝北溟的体内。

  云初玖丹田之内的怪草和太虚镜两只瑟瑟发抖的互相看了一眼,怪草肠子都要悔青了,从此以后,本草一定要重新做草,呜呜,我以前简直是在作死啊!

  整个妖兽森林逐渐恢复了平静,暗风急忙带人来到之前离开的地方,可是竟然诡异的发现,地上除了一片焦土以外,并没有自家尊上和九小姐的身影,两人去了哪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