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日子,殷镇华一直盯着云初玖的行踪。

  之前云初玖来内门的时候,除了黄清悦还有其他人跟着,不太好下手。

  今天见云初玖身边只有一个黄清悦,觉得机会来了。

  黄清悦挡在了云初玖前面,冷声喝道:“殷镇华,你别得寸进尺,小心我去执法堂告你。”

  殷镇华撇了撇嘴:“告我?那你去告啊!我还怕你不成?!”

  云初玖满心想着早点回崖洞准备等着帝北溟,现在见殷镇华阴魂不散的拦住去路,小脸当即阴沉了下来,把黄清悦拽到了身后。

  她盯着殷镇华,冷声道:“好狗不挡道,滚一边去!”

  殷镇华等人做梦也没想到云初玖竟然有胆子骂他们,还真是找死啊!

  殷镇华冷哼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捉住她,带她去见殷长老。”

  黄清悦刚要上前阻拦,云初玖已然唤出自己的大菜刀朝着殷镇华就砍了过去:

  “我叫你挡我道,我叫你阴魂不散,我砍死你!”

  殷镇华吓了一跳,他实在是没想到云初玖竟然真的敢动手,她就不怕宗规吗?

  一愣之下,云初玖已然拎着大菜刀从他身边蹿了过去,冲出了内门。

  殷镇华气的直抽抽,又被这个臭丫头给骗了!

  他连忙带人去追,哪里还追得上,黑心九早就催动十丈剑气溜之大吉了。

  殷镇华只好垂头丧气的回了住处。

  内门弟子人数少,不用住崖洞,而是独立的小院子。

  殷镇华灌了一杯茶水,不禁骂骂咧咧起来:“云依依,你个贱、人,你给我等着,早晚会落到老子手里……”

  他的骂声戛然而止,整个人无力的瘫在了椅子上面,竟然已经绝气身亡了。

  脖子上面多了一枚小巧的箭矢,只是那枚箭矢片刻之间与血水融为一体,仿若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黑心九虽然因为驭剑技术不佳摔了一个屁墩儿,但是依然阻止不了这货的好心情。

  特意跑到膳堂买了不少的菜肴,然后回到崖洞好一番布置,甚至还在床上撒了一些花瓣儿。

  虽说不能滚床单,但好歹也是同床共枕,生活嘛,总是需要一点仪式感。

  这货准备的差不多的时候,天色也暗了下来,于是托着下巴焦急的等待。

  终于,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黑心九迫不及待的冲到了门口,满脸笑容的打开了门。

  摩霄皱了皱眉,闪身进了崖洞。

  黑心九:“……”

  摩霄看到屋子里面的布置,脸色僵了僵:“云依依,我和你说过,我对你没兴趣,你少来这一套!”

  还未等云初玖说话,摩霄继续说道:“怪不得我今天没有办法进到崖洞里面来,原来你是打算给我一个惊喜?

  我劝你死了这条心吧!

  别说你长的如此寒碜,就算你真的貌美如花我也不可能看上一个废物。

  把这些没用的东西收起来,我有正事和你说。”

  云初玖心里把摩霄骂了个狗血喷头,特么的,谁给你准备的?!臭不要脸!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今天过来坏她的好事,真是该死!

  不知道用十丈剑气能不能杀死他,真想把他宰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