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正气得咬牙的时候,背后传来钱炎夸张的声音:

  “云师妹,你这是要和谁成亲不成?!怎么把崖洞弄成了洞房?!

  哎呦喂,好在我知道你对我没有非分之想,要不然我还以为你这是为我准备的呢!”

  云初玖:“……”

  她深吸了口气:“我愿意,我看着高兴不行吗?!”

  钱炎暧昧的坏笑了两声:“啧啧,你这不会是给洛元寒准备的吧?哎哟,我不会是打扰了你们的幽会吧?”

  云初玖恨不能把他的嘴给缝上:“你给我闭嘴,少胡说八道,要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儿?”

  钱炎见云初玖真的恼了,赶忙收起了嬉皮笑脸,说道:“放心,放心,我的嘴严着呢!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最近杂事堂新出了个任务,我觉得很划算,过来和你说一声。”

  “什么任务?”云初玖虽然巴不得钱炎赶紧走,但总得让他把话说完。

  “听说内门的几位炼丹长老最近在炼制什么丹药,急需大量的卿苜草,所以大量收购。

  虽说得需要出宗寻找,但是这种卿苜草并不算什么高阶药草,也没有什么守护妖兽,没什么难度。

  几乎和白送差不多,所以现在外门很多弟子都接了这个任务。

  我就是来问问你,想不想接这个任务?”

  云初玖现在哪有闲心考虑这些,含糊的说道:“我考虑考虑,明天再给你答复。”

  钱炎点了点头:“行,那我先回去了,明天等你消息。”

  临走之前,钱炎还暧昧的冲着云初玖眨了眨眼睛:“云师妹,春宵一刻值千金,好好享受哦!”

  云初玖恨不能一脚踹死他!

  直接把钱炎推出了房门,然后咣当一声把门关上了。

  云初玖转身正要重新开启禁空阵盘,却发现桌边坐着一人,不是帝北溟是谁?!

  云初玖一脸的目瞪口呆:“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刚进来。”

  “你,你怎么进来的?我怎么没发现你?”云初玖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

  “之前昏迷之时听摩霄和你说起过闪遁之术,我刚才就随便试了试,效果还可以。”帝北溟淡淡道。

  云初玖:“……”

  随便试了试?效果还可以?

  人比人气死人,昏迷的时候还能顺便修炼就已经都变态了,竟然连随便听到的闪遁之术都学会了?

  这货再一想到,帝北溟能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内门安然无恙的逃出来,定然修为比她高多了,越发觉得老天爷对她真是太不公平了!

  她辛辛苦苦的修炼,辛辛苦苦的端详剑纹,结果还不如小白脸睡一觉!

  这货不禁酸溜溜的说道:“那你还真挺厉害的,比我这个小废物强多了。”

  帝北溟先是一愣,继而苦笑道:“我厉害什么,若是真厉害也不至于害得你受这么多苦。

  小九,在我心里,你是这个世上最聪慧的女子,这样的话以后莫要说了。”

  黑心九冷哼了一声:“仅仅是聪慧吗?我不好看吗?我不善良吗?我不可爱吗?”

  帝北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