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九看着笑眯眯的司马门主,脑海里面不断的飘过三个字——老狐狸!

  怪不得单独把她留了下来,原来就是为了让她不打自招。

  怎么办?

  说不定殷长老的人已经埋伏在了外面,若是老狐狸不管她,出去之后就得死翘翘。

  再者这老狐狸既然已经怀疑她了,若是不能让他打消怀疑,以后的日子也会很难熬。

  问题关键是这个老狐狸在怀疑什么?怀疑她放跑了兽族?还是知道自己和摩霄的事情?

  甚至是他看穿了她的身份?

  云初玖直接把后两个疑问淘汰了,这两件事情极其的隐秘,老狐狸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知道。

  那么是在怀疑她放跑了兽族?

  无论是不是怀疑这件事情,她都不能承认。

  私放兽族这可是大罪,更何况她没办法解释那些兽族的去处,总不能说自己把他们收进了灵兽袋吧?

  等等,她似乎把事情想的过于严重了,若是这老狐狸怀疑的是她私自放跑了兽族,态度不应该如此缓和,早就把她捉起来了。

  所以,他怀疑的事情应该并不是特别严重,但是他却比较感兴趣。

  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她的脑海里瞬间闪过自己在司马门主面前说过的话,心里一动,她知道了!

  之前狗尾巴草曾经说过妖兽肉里面掺杂的药粉很少,就连它不注意都没有察觉。

  所以,她只吃了那么点烤肉根本不可能察觉到什么心烦气躁之感,老狐狸定然是怀疑这一点。

  虽说云初玖脑袋里面闪过了无数个念头,但实际上不过几十息而已,她先是露出几分纠结犹豫的神情,最后深吸了口气说道:

  “门主,弟子确实隐瞒了您一件事情。”

  司马门主挑了挑眉:“说说看。”

  云初玖又深吸了口气,这才说道:“弟子之前说吃了烤肉之后心烦气躁,这才发现了妖兽肉里面被下了药,实际上是因为弟子嗅觉较常人灵敏,切割妖兽肉的时候察觉到了端倪。

  但是弟子并不知晓那些药粉的功效,只是通过观察那些兽族的表现这才判断出那些药粉能够使人狂躁。

  弟子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所以并不打算让人知道我的嗅觉与常人不同,这才没有说实话,还请门主宽恕。”

  这货说完心里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赌没赌对。

  司马门主脸色没什么变化,淡淡道:“只有这件事情隐瞒了我?没有别的事情了?”

  云初玖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门主,除了这件事情之外,我所说句句属实,如有半句假话,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司马门主想了想,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五枚丹药,说道:“既然你说自己嗅觉灵敏,那你闻一闻这五枚丹药里面哪一枚与其他四枚不一样?”

  云初玖恭敬的接过那五枚丹药,用鼻子仔细挨个闻了闻,当然,她是闻不出来什么的,用神识吩咐狗尾巴草帮自己分辨。

  狗尾巴草馋的叶子像狗舌头似的不停的抖啊抖,好想吃,好想吃啊!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