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北溟说了一堆的赞美之词,黑心九这才冷哼了一声:

  “对了,摩霄和我说,如果不是异魔族,想要控制闪遁之术的话得需要神魔族的剑胚,那你是神魔族还是异魔族?”

  “我应该也是神魔族,因为我的丹田里面出现了剑胚。”帝北溟说道。

  云初玖瞪圆了眼睛:“你也是神魔族?那你的剑胚是什么品级的?”

  帝北溟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我的剑胚有半个丹田大小,按照那个摩霄所说,应该就是天级上品吧。”

  云初玖:“……”

  太欺负人了!

  她连黄级下品的破剑胚都没有,成天捧着把破剑参详以便塑造个剑胚出来,结果人家小白脸,睡醒一觉就多了个天级剑胚,还是天级上品!

  人比人气死人啊!

  帝北溟见云初玖不吭声,就知道自家小媳妇儿又冒酸水了。

  他之前犹豫就是担心这个,不过,他不想说假话,所以最后还是实话实说了。

  “小九,虽然你暂时没有剑胚,但是你既然能够将剑意化作十丈剑气,就说明你天资不凡。

  说不定塑造剑胚之后,你的剑胚等级比天级上品还高。”

  黑心九没好气的冷哼一声:“比天级上品还高,难不成我整个丹田都是剑胚?!你不用假惺惺安慰我,说不定心里还在偷偷笑话我呢!”

  帝北溟也不恼,反倒觉得自家小媳妇儿闹起脾气来分外的可爱,眼眸不禁深了深,目光落在了云初玖噘着的红唇上面。

  等到黑心九终于感受到了某尊炙热的视线,整个人已经被揽入到了温暖的让人想要一直沉醉的怀抱里面。

  帝北溟虽然很想再进一步,但是想到那棵该死的草,只好将升腾起来的念头压制了下去。

  黑心九丹田里面的狗尾巴草把自己缩成了一团儿,因为它知道,每当这个时候,它都要挨骂,唉,它的命好苦啊!

  缠绵了好一会儿过后,黑心九羞恼的推开了某尊,气呼呼的说道:“就知道占我便宜,呸,不要脸!”

  某尊也不恼,反倒低声笑了起来,倒是让黑心九万年厚的脸皮又红了红。

  黑心九恼怒道:“笑什么笑?!赶紧说正事,你想没想起来前世的一些事情?既然我们两个都是神魔族为何会出现在三千大陆?

  按照我的梦境来说,我是婴儿的时候就出现在了三千大陆,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帝北溟摇了摇头:“我这次醒来,虽说又解除了一些封印,但还是有很多事情根本想不起来。”

  云初玖本来也只是想转移一下话题,也没继续问,而是把准备好的饭菜摆在了桌子上面,一边摆一边嘚啵嘚的介绍。

  帝北溟昏迷之时更是一直没有吃东西,现在冷不丁闻到饭菜的香气,倒真的有些饿了。

  两人边吃边聊,虽然只是一顿再普通不过的晚饭,却成了两人过去很长时间的一种奢望。

  生活原本就是一餐一饭,最平淡的生活里面,有心里在意的那个人相陪,这就是幸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