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聊着聊着就说到了殷长老,云初玖咬牙说道:

  “那个老犊子一直想要杀我,今天殷镇华还带人堵我来着,若不是我机灵,肯定没那么好脱身。”

  “他以后不会再有机会堵你了。”帝北溟淡淡道。

  云初玖一愣:“什么意思?”

  “杀了。”

  云初玖:“……”

  你用这么轻飘飘的语气说这么劲爆的话真的好吗?

  杀了?

  那个殷镇华再不济也是个内门弟子,说不定洪荒剑宗很快就会炸锅。

  罪魁祸首此时却云淡风轻的吃吃喝喝,这样真的好吗?

  当然,心里冒出来的那丝丝缕缕的小甜蜜,还是让她的嘴角翘了翘。

  “你怎么杀的?”

  “冰箭。”

  云初玖:“……”

  特么的,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为毛她的闪电和魅惑之术一样也用不了,小白脸却可以用冰箭?!

  难道这就是天才和废物的区别?

  黑心九阴沉着小脸问道:“那你的灵力冰龙呢?”

  某尊虽然已经感受到了自家小媳妇儿又开始冒酸水,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已经自动转化成了剑灵。”

  黑心九:“……”

  她深吸了口气:“你怎么知道它转化为剑灵了?你试过了?”

  “因为丹田里面的剑胚已然变成了冰龙的模样,按照这里的说法,它应该就是我的剑灵了。”某尊声音不自觉的放小了一些,免得刺激某九。

  黑心九气得直抽抽,太过分了!

  小白脸不但灵力的术法能用,就连冰龙都乖乖的变成了剑灵,为毛她就什么都用不了,那头该死的大花非但没变成剑灵,还只剩下了一个猪头?!

  太欺负人了!

  帝北溟想要说些安慰的话,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只好默默的给黑心九剥虾。

  黑心九一边生闷气一边往嘴里塞虾肉,她当然希望帝北溟越厉害越好,但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她是不是也太惨了点?

  好在黑心九向来是个心大的,把一盘虾吃没了,心里的小别扭也就烟消云散了,说起了正事儿:

  “咱们接下来怎么办?是继续留在洪荒剑宗还是去异魔族或者兽族的地盘溜达溜达?”

  “我先留在你这里巩固一下修为,然后我出去探查一番情况,待心里有了个大概之后,我们再做下一步打算。”帝北溟说道。

  云初玖没有什么更好的打算,只能接受了帝北溟的计划。

  别看他们现在看起来没什么危险,但实则危机重重,巨手的主人始终是个巨大的隐患。

  他们既然是神魔族,为何会好端端的进入了三千大陆?这里面定然有一个大阴谋。

  再者,虽然三千大陆的通道被禁制之门挡住了,但也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他们还是得想办法彻底解除危机才行。

  入睡之前,自然又是一番缠绵,可怜的某尊能看不能吃,心里把狗尾巴草恨得咬牙切齿,却也无可奈何。

  次日大清早,门口传来敲门声:“云师妹,云师妹!”

  满肚子起床气的黑心九,关闭了隔离阵法之后,冲着门外大吼了一声:“别敲了!云师妹死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