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九这个气啊!

  好不容易搂着小白脸睡了一觉,偏偏被这个钱炎给吵醒了。

  她重新开启了隔离阵盘,赖在帝北溟怀里哼哼唧唧:“烦死人了,一个两个的都瞧不得咱们好!

  这个钱炎大清早的过来敲门,肯定是觉得我在屋子里面藏了人,所以来看热闹。

  还有那棵该死的心机草,要不是它,我们早就可以解锁各种姿势滚床单了。”

  某尊有些黯哑的说道:“你还是出去看看吧,万一真的找你有重要的事情呢。”

  黑心九撇了撇嘴,这才起身穿衣服。

  某尊暗暗松了口气,这种甜蜜的折磨终于结束了。

  他心里苦笑,好在他修炼的是冰系的功法,倒是方便……降温。

  云初玖穿好衣服,这才出了崖洞。

  钱炎抻着脖子想要往里面看,被黑心九一巴掌给扒拉到了旁边:“看什么看?!这是我的闺房,瞎看什么?!”

  钱炎昨天晚上回去之后就没睡好,心里简直好奇死了,他越想越觉得云初玖把崖洞布置成那样肯定是要和谁卿卿我我,到底是和谁呢?真的是洛元寒?

  所以,大清早的就跑来探风。

  “云师妹,不是我不着调,我实在是好奇到底是谁这么眼瞎看上你了?真的不是洛元寒?”

  云初玖看着钱炎满眼的八卦之光,恨不能一巴掌糊死他。

  “少废话,你找我到底做什么?”

  “卿苜草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儿了!”钱炎问道。

  云初玖昨天就顾着和某尊小别胜新婚了,压根就把这件事情给抛到了脑后,听到钱炎这么说,她心里倒是有了一个想法。

  莫不如接了这个任务,然后就可以和小白脸光明正大的出去溜达一圈了,简直美滋滋!

  于是,她忙不迭的说道:“你说的有道理,走,走,赶紧的,我们去杂事堂接任务。”

  钱炎摇了摇头:“杂事堂还没开门呢,不如我们先去吃早饭吧!”

  云初玖这才想起来,现在还是大清早呢,只好随着钱炎到了膳堂吃早饭。

  两人正吃早饭的时候,有人进来咋咋呼呼的说道:“听说没有?内门有个弟子被人给杀了!”

  “真的假的?谁杀的?”

  “听说根本没找到凶手,而且还是一招致命,现在内门都炸锅了!”

  “内门守卫森严,竟然还能出这样的事情?凶手也太厉害了吧!”

  ……

  等到云初玖和钱炎到杂事堂门口接任务的时候,这件事情已经发酵的更厉害了,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议论此事。

  钱炎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压低了声音说道:“真是老天有眼,死的那个人竟然是殷镇华,这下免得他再带人堵你了。”

  “钱师兄,咱们还是先接任务吧,免得错过了机会。”云初玖心想,哪里是老天有眼,是小白脸有眼才对!

  两人接了卿苜草的任务最后,钱炎笑嘻嘻的说道:“云师妹,左右今天没事,要不然咱们现在就出发吧!

  你放心,很多人都接了这个任务,因此咱们不用特意找人组队,同行的会有很多人。”

  云初玖脸色一僵:“什么叫同行的会有很多人?不是各找各的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