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各找各的,但是方圆五百里之内,只有北斗山谷才有卿苜草,所以大家的目的地都是一个,自然同行会有很多人。”钱炎解释道。

  云初玖气得直抽抽,忙不迭的去查看任务失败的惩罚。

  当她看到如果任务失败三个月不能接任务的时候,只好打消了放弃任务的打算。

  她之前在炼器坊确实赚了不少贡献点,但是都糟蹋没了,除了禁制阵盘和混灵池修炼之外,还给狗尾巴草换了几枚丹药。

  云初玖后悔的肠子都青了,若不是打着和小白脸出去溜达的念头,她根本就不会接这个任务,毕竟和炼器坊的任务比起来,她宁愿烧火啊!

  可是现在接都接了,只能硬着头皮去完成。

  不过,她总得和帝北溟说一声,于是随便找了个借口和钱炎约好次日清早再出发。

  这货蔫头耷脑的回了崖洞,当她看到帝北溟空手就能释放剑气的时候,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

  某尊好一顿哄,黑心九这才冷哼了一声:“你是怎么做到的?”

  之前她倒是见过内门长老也这样做过,但是小白脸才醒了两天啊!

  帝北溟斟酌了一下,这才说道:

  “我也是自己琢磨的,其实剑胚就是无形的剑,只要运用得当,无论修为高低应该都可以直接释放剑气或者剑灵。

  当然,若是借助外物也可以,只不过拘泥于此,不利于提升修为。”

  黑心九:“……”

  这难道就是学霸和学渣的区别吗?

  作为学渣,她感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

  黑心九气得直哼哼,偏偏心里还知道自己这样不对,但是真的好心塞,有没有?!

  她把断剑骸从储物戒指里面拿了出来,丢到了帝北溟面前:

  “既然你这么厉害,那你和我说说这些剑纹是怎么弄上去的?又有什么作用?”

  黑心九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能闻到酸味,小白脸你不是能吗?这回难住你了吧?!

  帝北溟果然半晌没说话,拿着那把剑骸反复观看。

  黑心九见帝北溟眉头紧锁,不由得幸灾乐祸的说道:

  “哎呀,你也不用受打击,毕竟我这么聪明的人都没端详明白。

  我问过炼器坊的郑大师,他们研究了很多年都没研究明白,所以你也不用觉得自己很笨,嘻嘻。”

  帝北溟抬头看了黑心九一眼,将她脸上的幸灾乐祸看了个一清二楚,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也没理会她,继续低头沉思。

  黑心九笃定帝北溟看不出个什么来,哼着小曲收拾屋子。

  这货浑然不觉她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某尊的痛苦上有什么不对,男人嘛,就是用来虐的。

  这货正美滋滋的时候,帝北溟沉声说道:“你手里可有普通的陨铁剑?”

  “你要陨铁剑做什么?”

  “我隐约有个猜测,需要证实一下。”帝北溟淡淡道。

  黑心九想起郝文和郝武的尸体还在太虚秘境里面,于是让毛线球把他们的陨铁剑拿出一把递给了帝北溟。

  自从帝北溟彻底苏醒之后,毛线球就乖巧的不得了,仿佛之前要挖坑把帝北溟埋的建议不是它提出来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