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瞪圆了眼睛好奇的看着帝北溟握着宝剑闭上了眼睛,心里琢磨,小白脸到底要做什么?

  帝北溟的额头上逐渐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云初玖不敢打断他,紧张的瞧着。

  足足小半个时辰之后,脸色很是苍白的帝北溟指着陨铁剑的一处说道:“你用大菜刀砍这里。”

  云初玖一头的雾水,但还是拎着大菜刀对着帝北溟说的那处砍了下去。

  云初玖一连砍了好几下才在陨铁剑上面砍出一道凹痕,她不由得大惊失色,之前她曾经用陨铁剑试验过,几下就能砍断,怎么这把陨铁剑如此坚硬?

  再说,大菜刀前些天刚融合了那些碎片照理说应该更锋利了才是。

  帝北溟示意她继续砍,云初玖砍了十几下之后终于把那把陨铁剑砍成了两截儿,然后懵逼的看到了断面上的剑纹。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这些剑纹是你弄上去的?”云初玖不可置信的问道。

  帝北溟此时已经恢复了一些气力,解释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些剑纹类似于符篆的作用,刻画在宝剑之上可以增强宝剑的强度或者其他属性。

  将源自剑胚的剑气灌注其中,绘制出纹路,剑纹自成。

  不过,我修为尚浅,而且对剑纹也不熟悉,所以并没有让其发挥出最佳的效果。

  还有,陨铁剑的材质差了些,若是材质好的宝剑应该效果更好。”

  云初玖张大了嘴巴,好半晌才说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些剑骸上面的纹路是剑气硬生生刻画出来的?根本不是锻造的时候炼器师弄上去的?”

  帝北溟点了点头:“我猜测应该是如此,当然,也有可能是我猜错了。”

  云初玖心情极为复杂的看了帝北溟一眼,自从小白脸醒了之后,她的自信心遭到了严重的摧残。

  为什么她傻了吧唧的看了好几个月也没看出来,人家小白脸这么一会儿就研究明白了?

  还有,她本以为这些剑纹是非常牛叉的剑法,她还打算借此一鸣惊人,走上人生巅峰呢,结果现在告诉她,这些剑纹就是加强宝剑属性的破玩意?

  帝北溟看着黑心九要哭不哭的样子,叹了口气,将她揽在怀里:“我不过是占了剑胚的便宜,才会看出一些端倪。

  再者,若不是你注意到这些剑纹,我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勘破里面的秘密。”

  黑心九当即吧嗒吧嗒掉起了眼泪:“你不用说好话哄我,我就是个废物,呜呜呜……”

  黑心九倒不是真的生无可恋了之类,这货在帝北溟面前就是喜欢作妖,就是享受帝北溟哄她的过程。

  果然,某尊虽然心里多少猜到黑心九是装的,还是又是亲又是抱的哄了好一会儿,黑心九这才哼哼唧唧的说道:

  “我本来还以为这些剑纹是什么了不得的剑法,还想靠着这些剑纹大杀四方,结果你告诉我这些破玩意只能加持宝剑,我的心啊都碎成八瓣了!”

  某尊不禁失笑:“破玩意?这些可不是破玩意。

  小九,现在只有我和你知晓如何绘制剑纹,只要我们利用得当,不但可以囤积一笔财富而且说不定可以扩展我们的势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