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闻言顾不上作妖了,当即眼睛一亮:

  “你说的有道理,现在这种剑纹已经失传,若是有刻画剑纹的宝剑现世,必然遭到哄抢。

  物以稀为贵,我们肯定能够赚很多很多的钱。”

  帝北溟点了点头:“不过,我们在没有绝对的实力之前不能暴露此事,否则无异于小儿抱金过市,不但没有好处反而会招来杀身之祸。”

  “这是自然,我才没有那么傻呢!”黑心九噘嘴说道。

  这货突然从帝北溟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兴奋的说道:

  “我之前因为没有端详明白这些剑纹,所以迟迟没敢塑造剑胚,现在既然已经知道这些剑纹是后刻画上去的,那就无所谓了,我现在就可以塑造剑胚了。”

  帝北溟虽然有些不放心,但是又一想,即便失败也不影响什么,更何况还有自己在一旁hùfǎ,于是就没阻止。

  黑心九为了表示郑重,特意沐浴更衣了一番,被撵到角落面壁的某尊在要不要偷看的问题上纠结了好半天,最后还是决定……不要脸了。

  可惜,当他终于鼓足勇气回头偷看的时候,黑心九已经……洗完了。

  某尊:“……”

  黑心九盘膝坐好,命令黑珠子喷吐混沌之气到她的丹田。

  若是往常黑珠子即便不装死也会磨蹭一会儿,这次却乖巧的不得了。

  黑心九心里暗恨,这一个两个的都是看人下菜碟,不就是看到小白脸醒了,所以都老实了吗?!

  她就不明白了,小白脸怎么就比她可怕了?这么这一个两个的都不怕她,在小白脸面前却乖得跟孙子似的。

  黑心九心里吐槽了一番,这才宁心静气按照摩霄教给她的办法塑造剑胚。

  帝北溟在一旁紧张的盯着,生怕云初玖有个什么闪失。

  很快一个时辰过去了,黑心九的脸色有些难看,因为丹田里面根本就没有剑胚出现的苗头。

  随着时间的流逝,黑心九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该死的摩霄,一定是他教给她的方法不对,否则为什么根本没有半点反应?!

  下次见到他的时候,她一定要用十丈剑气劈了他!

  黑珠子也觉得很糟心,好不容易薅羊毛弄了点混沌之气,结果都浪费了!

  最后,黑心九不得不放弃了。

  “气死我了!一定是摩霄那个蠢货告诉我的方法不对。”黑心九忿忿的说道。

  帝北溟又是好一顿安慰:“我出去的时候再帮你搜罗一下重塑剑胚的办法。

  再说,你以后可以想办法挨雷劈,一样可以增加修为,不一定非得弄个剑胚出来。”

  黑心九虽然很难过,但既然事已至此,也就随它去了。

  好在这货心大,否则要是一般人,心心念念了好几个月,最后却以失败告终肯定会备受打击。

  云初玖把摩霄骂了个狗血喷头之后,把卿苜草的事情和帝北溟说了一下:

  “我明天早上和钱炎去采集卿苜草,估计得去个两三天,你乖乖的在崖洞等我,不准乱跑,不准偷偷离开,否则我打折你的腿!”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