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也觉得似乎自己不太像鬼,可能,八成,大概,真的没死?

  云初玖伸出手掐了帝北溟的胳膊一下:“疼吗?”

  帝北溟

  小九啊,说好的,你好好补偿我呢?说好的,你什么都听我的呢?你就是这么对我好的?

  “男神,是不是不疼?要不我再掐你一下试试?”

  “疼!不信,你掐你自己试试!”帝北溟见云初玖跃跃欲试的还要动手,赶紧说道。

  云初玖撇了撇嘴:“我又不傻,你都说疼了,我还掐自己做什么?!”

  帝北溟

  云初玖眼圈一红,没想到我和小白脸竟然真的还活着,我一定不会浪费这来之不易的活命机会,天道又怎样?为了小白脸,为了云家,为了我自己,我要努力变强!打破所有的桎梏,让任何人都不能随意主宰我的命运。

  帝北溟也是感慨万分,他本来觉得自己已经足够的强大,可是在天道面前,显得是如此的弱必须要努力修炼才行。

  “男神,你说,咱们怎么没死呢?而且你的容貌还恢复了,我的筋脉也都完好无损。”云初玖不解的说道。

  帝北溟也是疑惑不解“总之,还活着就好!我们赶紧出去吧!”

  “嗯!对了,男神,你看,这些都是什么?”云初玖指了指一侧的矿脉。

  帝北溟这时才注意到旁边的矿脉,惊呼出声:“竟然是荟萃矿脉?”

  “对啊,不知道外面有没有别的人,一定要保密啊,你偷偷的派人把这些矿石都采了吧,免得便宜了别人。”云初玖贼兮兮的说道。

  帝北溟点了点头,这荟萃矿脉即便在天元大陆也十分罕见,确实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两人简单的用水将脸上和手上的血迹擦拭干净,云初玖边轻车熟路的往头上系帕子边问帝北溟:“男神,你用不用帕子也把头包上?”

  帝北溟淡淡一笑:“无妨,就这样便可。”

  云初玖撇了撇嘴,长的好看了不起啊?!妈蛋,确实长的好看就了不起,小白脸光头看起来更加想让人蹂躏,散发着一种浓浓的禁欲气息。

  呜呜,早知道这样,刚才就多瞄几眼了,这么好的机会竟然被我浪费了,真是可惜啊,可惜!

  不过,一会儿回去总要洗澡的,嘻嘻,到时候我一定要把握住调戏小白脸的机会。

  帝北溟唤出宝剑,揽住云初玖的腰,两人向上方飞去。

  暗风正在焦急和众人寻找云初玖和帝北溟的下落,突然发现自家尊上和九小姐竟然凭空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两人可以说是闪亮登场,特别是帝北溟,光头在清晨阳光的反射下很是耀眼。

  “尊上,你们为何会凭空出现?”暗风不解的问道。

  帝北溟和云初玖一愣,两人一低头,发现地上除了焦土之外根本没有他们之前所在的那个深坑。

  云初玖还特意的跺了跺脚,完全是实地,两人懵逼了!

  这是怎么情况?

  刚才明明就是从深坑直接驭剑飞上来的啊,怎么会突然不见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