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你不用客气,我很乐意帮你洗澡的!”云初玖贼兮兮的说道。

  帝北溟躲避了几下,云初玖就像狗皮膏药似的紧追不舍,帝北溟没办法,拎起云初玖的后衣领,将她拎到门外,然后把门关上了。

  云初玖气呼呼的冷哼了一声:“个子高了不起啊?!动不动就把我像小王八似的拎来拎去的!”

  “不用拉倒!以为我愿意帮你似的!我都看过好几遍了,以为我稀罕看啊!哼!”云初玖噘着嘴气呼呼的说道。

  角落里的暗风和几名暗卫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一个个老实的装蘑菇,我们没听见,我们什么都没有听见。

  云初玖瞪了他们一眼,然后拿出帕子将脑袋包好,后面留着两条小尾巴,一翘一翘的。

  云初玖坐在石凳上,回想起昨晚的事情,自己的筋脉被炸裂之后,竟然诡异的痊愈了,然后再被炸裂,再次痊愈,莫非

  云初玖用神识内视丹田,就见怪草一副蔫头耷脑的模样,原本油绿光亮的叶子变得暗沉起来,怪草注意到云初玖的注视,讨好的将叶子组成两个桃心。

  “狗尾巴,是你救了我?”

  怪草想了想,虽然小白脸不是我救的,但臭丫头确实是我救的,于是就颤了颤,算是承认了。

  云初玖满意的说道:“狗尾巴,没想到最近你的表现这么不错,我暂时就不追究你坑我的事情了,看你后续的表现。”

  狗尾巴讨好的不停摇摆,一副狗腿的模样。

  云初玖又夸了它几句,这才将神识退了出来,心里不由得纳闷,狗尾巴的态度怎么这么殷勤,真是奇怪。

  云初玖一想到屋子里面洗澡的帝北溟,心里就像猫爪似的,好想偷看肿么破?!

  于是,这货走到门外对着里面喊道:“男神,水凉不凉啊?用不用帮你添些热水啊?”

  “不用。”里面传来帝北溟低沉的声音。

  “男神,用不用我帮你擦擦背啊?我很乐意帮忙的。”

  “不用!”帝北溟的声音里面带了一丝咬牙切齿的味道。

  “咦?男神,我好头晕啊,我想进屋里躺一会儿,你放心,我闭着眼睛进去啊!你洗你的!”云初玖这货干脆撞开房门,嗖的一下子就蹿进了卧室。

  帝北溟哪里想到云初玖居然这么流氓,竟然直接闯了进来,怒喝道:“黑东西,你马上给我出去,否则我饶不了你!”

  云初玖笑嘻嘻的说道:“男神,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我又不能把你怎么样!再说了,我又不是没帮你洗过澡,来吧!我来帮你擦擦背!”

  帝北溟正想把云初玖这厚脸皮的货禁锢在原地的时候,就听见暗风惊慌失措的喊道:“尊上,九小姐,殿主夫人来了!”

  云初玖和帝北溟顿时就愣住了!

  云初玖恋恋不舍的盯着帝北溟的肩膀一眼,心里暗恨,老妖婆啊老妖婆,你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简直气死我了!

  “男神,你慢慢洗吧,我出去和咱娘好好聊聊天哈!”云初玖笑眯眯的蹦跶了出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