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北溟听见云初玖说“咱娘”心里就是一暖,又想起之前殿主夫人得知小九出事时的反应,觉得或许两个人的关系能改善一下也说不定。

  而且身上确实也太脏了,所以他开启了防护阵之后,打算洗完澡再出去。

  云初玖出了屋子,就见一艘奢华的飞行灵器飞了过来。

  片刻之后,飞行灵器降落了,舱门打开,依然是先出来八名貌美的女子,将雪白的地毯铺好之后,殿主夫人被罗管事虚扶着走下了飞行灵器。

  云初玖尽管心里一百个不喜欢,但是基本的礼貌还是得有的,笑眯眯的行了一个晚辈礼:“殿主夫人好,几日不见,您更加光彩照人了,您是不是有什么美颜的秘方啊?要不然怎么这么越来越美貌了?”

  殿主夫人心里多多少少有些窃喜,她向来对于自己的美貌很有自信的,倨傲的说道:“哪有什么美颜的方子,不过是天生丽质罢了!”

  云初玖

  小白脸,我终于知道你的自恋是和谁学的了!

  殿主夫人看见云初玖还活着,心里很是失望:“不是说你出事了吗?北溟呢?”

  殿主夫人听帝北溟说云初玖出了事,高兴过后,就觉得还是亲自来落实一下比较好,万一是小兔崽子诓骗我呢!

  现在一看云初玖活蹦乱跳的,更加确定是帝北溟在骗她,心里越发的不待见云初玖了!都是这个小废物拐带的,要不然北溟哪里会有这么多弯弯绕,真是可恶!

  云初玖听了殿主夫人的话,心里暗骂,你个老妖婆听你的口气,怎么巴不得我死了呢?!

  云初玖这货心里不爽就没说话。

  罗管事把一块雪白的布铺在石桌之上,拿出一把做工精美的椅子,又拿出一壶茶水,帮殿主夫人倒了一杯茶。

  殿主夫人坐下以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见云初玖一直没回答自己,这才屈尊纡贵的用正眼看了云初玖一眼,咦?这个小丫头怎么比上次白嫩了不少?不过,这头上包的是个什么鬼?

  “你头上包的是什么东西?奇装异服,成什么体统?!真是小家子气!”

  “我头上包的是手帕啊,是不是造型挺别致的,特别是那两条小尾巴,是不是很可爱?”云初玖眉眼弯弯的说道。

  殿主夫人不屑的撇了撇嘴:“别致?可爱?你倒是能给自己脸上贴金!简直是不伦不类,赶紧摘下来!”

  “殿主夫人,您真的想让我摘下来?”云初玖依旧笑眯眯的问道。

  “哪那么多废话?!赶紧摘下来,看着真是碍眼!”殿主夫人总之是看云初玖各种不顺眼,借机找茬罢了。

  云初玖叹了口气:“您真的让我摘下来?”

  殿主夫人冷哼了一声:“怎么?你是想和我对着干吗?”

  云初玖朝着她甜甜的一笑,然后猛然把帕子摘了下来:“啦啦啦!殿主夫人,您看我的新发型是不是闪闪亮啊?”

  殿主夫人嘴里的茶水噗的一下就喷了出去,好在云初玖躲的够快,否则非得都喷到她身上不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