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北溟微微皱了皱眉:“娘,我过几天再回去,您先回去吧!另外,您以后尽量少来小九这里,我怕当年的事情重演。”

  殿主夫人听帝北溟提到当年的事情,神情就有些哀伤起来:“北溟,娘就是当心当年的事情重演,才极力反对你和这个小废物交往,一旦真的发生什么事情,她不但帮不上你,还会成为你的累赘,甚至会成为你的弱点。”

  帝北溟神情一肃:“娘!这样的话您以后不要再提了,别说小九天赋惊人,根本不是什么废物,即便她真的灵力低微,我也不认为她是我的负担,既然我喜欢她,我就有责任去保护她,去为她撑起一片天。”

  云初玖听见帝北溟这么说,心里就是一暖,从石凳上站了起来,小腰板挺的溜直:“北溟哥哥,我以前调皮顽劣,不好好修炼,你放心,从今往后我一定发愤图强,我不会成为你的负担,我要和你并肩而立,无论前面有什么艰难险阻,我们都共同面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帝北溟和云初玖两个人的目光交织在一起,两人眼里都是满满的情意。

  “行了!说的倒是挺好听的!五年之后见分晓吧!北溟,你今天必须得跟我回去,否则,我也不走了!正好让小废物好好孝顺孝顺我!”殿主夫人看着两个年轻人,恍惚间就想起了自己和帝凛寒的往事,两个人情投意合,照理说我这当娘的不应该棒打鸳鸯,但是这个小废物实在不适合北溟,为了北溟,我不能心软。

  帝北溟皱了皱眉,正想说什么,云初玖说道:“北溟哥哥,你和殿主夫人回去吧,我刚刚进阶到灵皇一层,正好修炼一段时间稳固一下境界。”

  帝北溟见云初玖说的认真,想了想自己确实已经在青玄大陆待了很长时间了,于是点了点头:“好,那我过些日子再来看你,你照顾好自己,这几张隐匿符和骤裂符你收着,不过骤裂符威力极大,你使用的时候一定要慎重,别伤到自己。”

  殿主夫人心里有些酸,自己这个儿子平时能一个字解决的问题,绝对不说两个字,没想到在小废物面前倒是变成话唠了!而且隐匿符和骤裂符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他倒是真舍得。

  不过,这个小废物突破到灵皇一层了?怎么看着还是炼灵八层呢?哼,没准又是和北溟两个人唱双簧在欺骗我。

  殿主夫人和帝北溟走了之后,云初玖对暗风招了招手,暗风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九小姐,有什么吩咐?”

  “查出来那些黑衣人的来历了吗?是不是天门派的人?”云初玖在洞里想来想去,能凑十二个灵皇级别的人来杀我,也就天门派莫属了。

  “九小姐,那些人确实是天门派的长老假扮的,尊上本来想让我们把他们都杀了,后来觉得还是让您自己解决比较好,就暂时没动他们。”

  云初玖点了点头:“这样做就对了,你们要是杀了人难免又要承受天罚,我自己的仇人留给我自己解决就好,先让他们再蹦跶几天,等我羽翼丰满之后,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