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兄,你说刚才那是怎么回事?这么密集的天雷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

  “是啊!简直太骇人了!好在我们逃的及时,否则一定被劈的尸骨无存。”

  “估计坑里的那只九彩仙雀有些蹊跷,刚出生的幼鸟即便是仙兽也不会引来天雷,更不用说如此恐怖的天雷了。”

  “天啊,那照你这么说,那只幼鸟是违背天道的存在?”

  “估计是,天道应该是要毁灭它。”

  “那如此说来,那只九彩仙雀一定死的不能再死了,违背天道存在的东西肯定活不下来的。”

  云初玖衣服里的小黑鸟暗骂,一群蠢货!你特么的才死的不能再死呢!小爷我活的好着呢!

  “不过,刚才这里的上空好像浮现了一个图腾,那是怎么回事?”

  “看着倒有几分像结契的法印,但又不太像,毕竟结契法印没有这么壮观的。”

  “难道是什么封印或者天道降下的警示?”

  众人正议论的时候,一个人尖叫起来。

  “咦!快看!那有具尸体!”

  云初玖这货好悬笑出声来!

  哪来的这么一个逗比?!

  你就不会说那有个人?还那有具“尸体”?一会本小姐就诈尸给你看!吓死你!

  孙长老最先跑了过来:“啊!小丫头!可怜的孩子!是我对不起你啊!”

  孙长老怀着万分愧疚的心情抱起云初玖,云初玖这货慢慢睁开眼睛,然后抱着脑袋大喊:“啊!啊!救命啊!打雷了!劈死我了!仙人,救命……”

  孙长老先是吓得差点坐在地上!然后惊喜的安抚道:“小丫头,没事了,没事了,已经不打雷了。”

  云初玖惊恐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然后抱住孙长老开始嚎啕大哭。

  “呜呜!吓死我了!我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怎么会有这么多雷劈我?!”

  “真是太吓人了!还都是紫色的雷,都是那只鸟惹的祸!呜呜,吓死我了!”

  ……

  云初玖哭的稀里哗啦,却不耽误众人对她话里信息的好奇!那只鸟?哪只鸟?会不会是九彩仙雀?

  “小丫头,别哭了!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尖嘴猴腮的老者挤出人群,急不可耐的问道。

  云初玖哆嗦着拽着孙长老的衣角:“我在树上看热闹,看见你们四处跑,我也想爬下树跟着跑,没想到这只该死的乌鸦飞的时候撞在了我眼睛上,害得我跌到了树底下。”

  云初玖从衣服里面把小黑鸟拿了出来,恶狠狠的说道:“都赖它!要不是它,我就能跟着你们跑了!”

  小黑鸟在意识里跳脚大骂:“黑丫头,你是不是缺心眼?!你把小爷我暴露了,我还有活路吗?”

  “蠢蛋,这叫空城计!赶紧装乌鸦叫!”

  小黑鸟心里流着宽面条泪,悲催的张嘴:“哇——哇,哇——哇……”

  众人把目光集中到了小黑鸟的身上。

  “这,这不会是九彩仙雀吧?!”有一个人狐疑的说道。

  “老兄,你是不是眼神不好?这明明就是一只喷火鸦的幼鸟!九彩仙雀,顾名思义那是相当漂亮的,这只长的这么丑,怎么可能是九彩仙雀?!”

  “再说,这叫声明明就是喷火鸦的叫声,据说九彩仙雀那叫声堪比天籁的。”

  “可是,这里的妖兽都跑光了,为何会出现一只喷火鸦?”尖嘴猴腮的老者眼冒精光,死死盯着小黑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