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它?还九彩仙雀?我眼睁睁看着它从一棵树上的巢穴里飞出来的,还是个路痴,把我撞到了树底下,估计是什么妖禽捉来喂幼鸟的。”云初玖鄙夷的拎着小黑鸟的短翅膀。

  “哇——哇,哇——哇……”小黑鸟不停的挣扎,哇哇大叫。

  众人听了云初玖的话,觉得有些道理,毕竟喷火鸦等级很低,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但是如果是什么妖禽捉来喂幼鸟的那就情有可原了。

  “对了,我从树上掉下来的那一刹那,好像看见有个穿黑衣服的人跃到了坑里面。我晕倒前还纳闷,那坑里面可都是岩浆啊,那人怎么不怕烫呢!”云初玖一拍大腿突然说道。

  众人这才如梦方醒,都挤到了深坑边上,虽然现在坑里面温度依然很高,但这些人有灵力护体,倒也能承受。

  “快看!那个不是九彩仙雀的蛋吗?”

  随着这一声惊叫,坑边闪起数道光华,众人各使手段,开始争夺坑里的蛋。

  一刻钟过后,一多半人都挂了彩,那个尖嘴猴腮的老者抢到了蛋。

  老者这一方的势力把他围在中间,然后定睛观看老者手里的蛋。

  “哈哈哈!九彩仙雀的蛋是老夫的!这,这是……”老者看清手里的蛋之后,差点气晕过去!

  只见洁白的蛋壳里面塞着一块焦黑的东西,抠下一块,这根本就是破木头好不好?!

  “上当了!我们被那个黑衣人给阴了,他一定是利用这个蛋壳来拖延我们。没准之前那个图案就是结契造成的,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该死!”尖嘴猴腮的老者愤恨的说道。

  众人听了老者的话,不由得纷纷点头,也有一些人依然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云初玖。

  “会不会是这个小丫头贼喊捉贼?”

  “就是,之前只有这个小丫头在这里,说不定那只黑乌鸦就是九彩仙雀?”

  云初玖怯怯的拽了拽孙长老的衣角:“孙长老,我真的没看见什么九彩仙雀。”

  孙长老本来就心存愧疚,见云初玖吓成这样,更是觉得小丫头可怜,他冷哼了一声:“你们都眼瞎不成?这个小丫头根本就没有灵力,她如何与九彩仙雀结契?再说了,你们说这黑乌鸦是九彩仙雀,你们自己信吗?”

  仿佛为了验证孙长老的话,小黑鸟又叫了起来:“哇——哇,哇——哇……”

  抱怀疑态度的那些人互相看了看,也对,这个小丫头都没有灵力,怎么可能与九彩仙雀结契?再说了,九彩仙雀极其傲慢,它也不会选择这么一个废物做主人。

  他们又打量了云初玖和小黑鸟几眼,终于打消了怀疑。如果那小黑鸟真是九彩仙雀,小丫头应该藏着掖着才是,而不是拿出来嚷嚷。

  云初玖心里暗乐,面上却好奇的问道:“孙长老,你说那个穿黑衣服的人为何不怕岩浆啊?那岩浆得多热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尖嘴猴腮的老者眼珠转了转,那个人不惧岩浆,一定身有异宝,而且还是一个人,不能让他跑了!

  老者朝着自己的人使了个眼色,唤出飞剑,快速的离开了。

  这些人都是人精,老者想到的,他们自然也都想到了,杀了那个人,不但可以得到九彩仙雀还能得到异宝,这样的好事怎能错过?!

  于是,众人赶紧唤出飞剑或者灵器,也都快速的离开了。

  孙长老等人自然也不愿意放弃这样的机会,孙长老唤出飞剑,拎着云初玖上了飞剑,也朝着其中一个方向追了下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