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乾听云初玖这么说,心里就是一震:“石少侠,不必生气,这买的没有卖的精,难免会夸大其词,不知道你当初看到那份地图是什么材质的?也是羊皮制成的吗?”

  云初玖摇了摇头:“那倒不是,是绘制在一枚玉简之上的,我记下之后就把玉简毁了。”

  柳乾听云初玖这么说,心里就有些起疑,交给我羊皮地图的那个人明明说这地图仅此一份,怎么还会有玉简?莫非这个石灵在说谎?可是他如果没有地图,确实也找不到这里,难道是那个人觉得我不会完成任务,所以又找了一个人?

  “石少侠,不知道卖给你玉简的那个人长的什么样?”柳乾把云初玖叫到一边,低声问道。

  云初玖心说,我特么的是顺嘴胡说的!我哪知道他长什么样?!

  这货顺嘴胡诌到:“那人带了一个面具,我没看清他长什么模样,不过腰间倒是挂了一块玉牌,上面画着怪模怪样的花纹,我也没太看清。”

  柳乾的神情就是一变,云初玖多精啊,马上就露出震惊的表情:“柳掌门,莫非,莫非,你的羊皮地图也是从那人那里买来的?”

  柳乾犹豫了一下,不过一想到,早晚这个石灵都得死,说说倒也无妨,于是小声的说道:“不错,交给我地图的那个人和你所说一般无二,不过,我见那人腰间的玉牌上面画的似乎是彼岸花的图案。”

  云初玖一拍大腿:“天啊!你一说,我一回想还真是彼岸花!这个奸商!没想到他骗了咱们两个人!”

  柳乾心里就有些不踏实起来,那个人明明许诺我说,只要我把里面的一样东西取出来交给他,他就能让我的苍鹰派成为超过四大宗门的超级大派,而且我服用了他给我的丹药,我的灵力也确实马上就升了两阶。

  可是,听这石灵一说,似乎那人并不信任于我,如果信任我就不会再找这石灵来寻宝了,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石少侠,不知那人卖给你玉简之时,还说了什么?”

  云初玖心里一动,这话就不好回答了,弄不好就要引起这老东西的怀疑,我要说的似是而非才好,于是,她说道:“他就说我得到里面的东西之后,他自会出现,到时候还会给我一个惊喜!我呸!我要是得了里面的宝贝,我还要他什么惊喜啊?!不过,我现在怀疑他就是在耍我玩、骗我的灵石呢!”

  柳乾紧皱眉头,他实在想不明白那人是什么意思了,这个石灵不仅灵力低,而且还没什么城府,那人为何要把地图卖给他呢?

  柳乾想的脑瓜仁都疼了,也没想明白那人的意图,他哪里知道,云初玖这货纯属是自编自演的,他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柳乾这边惊疑不定,云初玖心里实际上也是惊涛骇浪!

  上次那个弑杀盟的假盟主就有一块刻有彼岸花图案的玉牌,一直没有找到线索,没想到我竟然误打误撞发现了这件事情。

  虽然这柳乾没有说,但那人不会无缘无故的交给他地图,恐怕是图谋宝藏之内的某样东西,会不会与地玄之眼有关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