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北溟本来带有惩罚性质的吻,慢慢的就变成了唇齿交织的缠绵,云初玖这货此时已经被吻的晕晕乎乎了,就连帝北溟解除了她的禁锢都不知道,傻乎乎的任由帝北溟予取予求。

  帝北溟脑子里面闪过一个念头,果然这是制止黑东西胡说八道的最好办法,以后本尊要多多应用才是,帝尊大人终于成功解锁了必杀吻技。

  缠绵半晌,云初玖小脸红扑扑的,眼睛里波光潋滟水汪汪的,帝北溟好不容易才压制住了想要更进一步的想法,望着云初玖微微有些红肿的嘴唇,嘶哑着声音说道:“黑东西,本尊最后一次警告你,如果你下次再胡闹,本尊可就不管你长没长大了。”

  云初玖呆愣愣的点了点头,然后没出息的滚到床里侧,钻进了被子里面,决定安静的当只鸵鸟,实在是太丢人了!

  帝北溟也不点破,将云初玖那封保证书收进储物戒指,然后将桌子上的夜明珠收进储物戒指里面,躺在了床外侧。

  云初玖装了半天鹌鹑,见帝北溟一直没说话,这才暗戳戳的把小脑袋从被里钻了出来。

  摸了摸羞红的脸,心里腹诽,小白脸的吻技怎么越来越厉害了?!一言不合就开吻实在太要命了有没有?!

  这货紧接着就鄙夷了自己一通,没出息!不就是吻了一下吗?!又不是没吻过!

  小白脸刚才分明是在吓唬我,我竟然上当了,真是太丢人了!我就应该静静的看他把衣服都脱了!

  笨蛋!这么好的机会居然浪费了!我就是头猪啊!我怎么一到了小白脸面前,就变成了白痴呢?!难道这就说传说中的恋爱中的智商为零?我的智商简直都成了负数了!

  云初玖转过身,想要看看帝北溟睡没睡着,然后就见月光之下,帝北溟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月色让棱角分明的五官多了一丝柔和,云初玖的心里就是一悸,就好像春天看到盛开的第一朵花,心里顿时春暖花开,整个人的眼里心里只剩下了一个人……

  帝北溟看着呆萌的云初玖,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轻声笑道:“小傻瓜!”

  云初玖的心里被撩拨的酥酥痒痒的,心里腹诽,小白脸的撩妹技能怎么突然就爆表了?!好喜欢这样的小白脸,肿么破?!

  这货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意,于是像只无尾熊似的抱住帝北溟,将头在帝北溟的怀里蹭啊蹭:“男神,我发现我更爱你了怎么办?”

  帝北溟心里舒爽的不要不要的,面上却淡定的说道:“嗯。”

  云初玖……

  嗯你个毛线啊?!你个傲娇货!不过好稀罕这样的傲娇货啊!

  一时之间,两人静默无声,互相依偎在一起,心里有的只是彼此,帝北溟觉得书中说的岁月静好就是这样吧?!真希望时间就静止在这一刻……

  帝北溟正沉浸在岁月静好的旖旎之中,就听见云初玖贱兮兮的说了一句话,帝北溟满脑子的旖旎顿时就烟消云散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