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几个月不见,乌鸡脑袋还是一如既往的骚包!

  “小九妹妹,那个面瘫为了报复我,给我找了不少麻烦,让我根本脱不开身,好在哥哥我能力非凡,终于搞定了所有事情。我事情一办完,就马不停蹄的来看你了。”血无极凑到云初玖身边殷勤的说道。

  “乌鸡哥哥,你也要和我们一起去上古剑冢吗?”云初玖又不傻,血无极即便是想看自己,也不至于大老远的跑到无尽荒野来找自己。

  “小九妹妹,你这么说真是太伤哥哥的心了,哥哥大老远的奔波而来,你就这么怀疑哥哥对你的思念之情?”血无极一脸受伤的模样。

  云初玖摸了摸鼻子,这个乌鸡脑袋难道真的不是另有所图?

  “乌鸡哥哥,对不住啊!既然我误会了你,送你一个好东西补偿一下你。”云初玖打开隔离阵,递给血无极一颗透明的避水珠。

  “哟!这可是纯粹的避水珠啊!小九妹妹,你从哪里得到的?”血无极兴奋的问道,他倒不是因为这避水珠多贵重而兴奋,而是因为云初玖对他如此看重所以才兴奋异常。

  “偶然间得到的,你收好就是。乌鸡哥哥,咱们边走边聊,曲长老他们等的有些着急了。”

  “好!哥哥也陪你去那个什么上古剑冢去见识见识!也能好好保护你。”血无极狭长的凤眼里面闪过一丝微光。

  云初玖心里腹诽,还说不是另有所图?!这个乌鸡脑袋难道也想得到一把仙器?可是仙器虽然难得,但是对于他来说,应该不算什么吧?!怎么会大老远的也要去上古剑冢呢?

  云初玖和血无极归队之后,灵华宗的人开始进入了无尽荒野。

  暗卫花花看见自家少主谄媚的样子,简直不忍直视,本来以为几个月没来青玄大陆,已经放下了呢,没想到一见到云初玖,还是这幅没出息的模样。

  暗卫花花自觉的跟暗风凑到了一块儿,两个人也算是老相识了,打过招呼之后,跟在云初玖和血无极身后。

  “小九妹妹,我当初见你那个鬼样子,我把帝北溟狠狠揍了一顿!并且我威胁他,他要是敢娶别人,他娶一个哥哥我掐死一个,哥哥我够意思吧?!”血无极谄媚的邀功。

  “多谢乌鸡哥哥!送你枚果子吃!”云初玖笑眯眯的递给血无极一枚灵果。

  血无极接过果子,脸上笑成了一朵花,小九妹妹对我简直是太好了!

  “小九妹妹,我听说帝北溟他娘见过你了?她没为难你吧?”血无极没舍得吃,而是把灵果收进了储物戒指。

  “还好吧!还送了我一块雪羊绒毯子呢!”云初玖觉得家丑不能外扬,轻飘飘的说道。

  血无极眼神闪烁了几下:“小九妹妹,你莫不是在骗我?帝北溟他娘可是帮帝北溟物色了不少姑娘,你半道杀出来,又是青玄大陆的,她能一点微词都没有?”

  云初玖正要说话,就听见身后有人冷笑出声:“血无极,你是不是觉得本尊对你太过仁慈了?你还想再忙上几个月?”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