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血无极还是围观的众人都是一脸的懵逼。

  天啊,这云初玖也太变态了吧?!竟然把仙器的器灵气晕了过去!这样的奇葩事情简直是旷古未闻啊!

  看来云初玖这个天雷灵根果然不受天道待见啊,竟然连这上古剑冢之中的灵器和仙器都不愿意认她为主,估计她这辈子都难有作为了,说不定哪天就会被雷劈死。

  苏嫣然站在人群后面,一脸的冷笑,云初玖,你是天雷灵根又如何?论灵力,你没有我高,论机缘,你是天道要抹杀的对象,你永远都比不上我。

  血无极这才缓过神来,把气晕在地的量天尺收进了储物戒指,想要安慰云初玖几句,觉得什么话都有些苍白无力,只好干巴巴的说道:“小九妹妹,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不要着急,你一定能找到好宝贝的。”

  云初玖傲娇的说道:“哼!是这破烂没眼光,不认我为主,我还看不上它们呢!在我眼里,它们还没有我这把大菜刀实用呢!”

  云初玖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那把大菜刀,嘚瑟的说道:“我这把大菜刀既能砍柴又能切菜,既能杀妖兽又能挖药草,比那些华而不实的破烂强多了!”

  血无极干咳了两声:“小九妹妹说的有道理,你这把大菜刀果然与众不同,比我那把破尺子强多了!”

  围观的众人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你丫说谎话就不怕被雷劈?

  云初玖手里拿的就是厨房用来切菜的大菜刀好不好?!连灵器都算不上!都砍出豁口来了,估计就是大厨房淘汰不要的,就这还能和那把量天尺比?

  简直一个是天上一个是地下有没有?!

  云初玖听见血无极如此说,拿着大菜刀挥舞了几下说道:“这灵器嘛,虽然等级比较重要,但是实用更重要,就是有人用仙器和我换这把大菜刀,我都不会和他换的。”

  众人不停的撇嘴,你丫做梦去吧!除非谁疯了,才会用仙器和你换你这把破菜刀,别说仙器了,就是白给我们,我们都不要这破烂。

  众人没有注意到的是,当云初玖说出那番话的时候,大菜刀竟然轻微的颤动了一下,不过颤动的幅度非常的轻微,就连云初玖本人都没有察觉到,这货把大菜刀收进了储物戒指,一屁股坐在地上继续拿出一枚灵果啃。

  众人见没热闹看了,一哄而散继续开始寻宝。

  帝北溟见云初玖有些失落,就想安慰她几句,可是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什么好说辞,觉得脚下有个东西碍事,烦躁的就踢了一脚,没想到那东西竟然主动飞到了帝北溟的手里,竟然是一把寒光闪烁的宝剑。

  帝北溟虽然极力压抑想要喊出来的冲动,但还是小声惊呼道:“这剑竟然是仙器。”

  帝北溟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众人对仙器字眼实在太敏感了,顿时又都围拢了过来。

  云初玖瞥见帝北溟手里光华缭绕的宝剑,酸溜溜的想到,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一把剑吗?!贱死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