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九妹妹,这找灵器又不是逮兔子,怎么会一逮一窝?不过,哥哥我倒是觉得小疯子这个新名字比原来的暗风好听多了。”血无极笑着说道。

  暗风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一旁的暗卫花花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心说,你就知足吧,小疯子怎么也比我这花花强。

  “乌鸡哥哥,试试不就知道了?来!咱们开始撒网捕灵器!”云初玖一想到要发财了,顿时就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了。

  帝北溟和血无极见云初玖这么兴奋,只好四个人分散在云初玖周围,开始寻找灵器。

  云初玖拿着加长版的擀面棍一顿扒拉,果不其然,帝北溟几人很快就有了收获,虽然不至于像云初玖说的一窝一窝的,但是数量确实很可观。

  云初玖叉着腰哈哈大笑:“是金子迟早要发光的!本小姐这叫逆向思维!这叫合作共赢!就你们这些蠢货器灵能斗得过我?!”

  暗风无语的看着笑的前仰后合的云初玖,心说,九小姐这是憋坏了,终于扬眉吐气了!不过,九小姐这脑子就是好使,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来吧!队友们!我们继续开始扫荡!争取你们每人都弄个百八十件的灵器,到时候我就发财了!”云初玖美的都快冒泡了。

  很快,就有人注意到了云初玖他们几个人的行为,一个个眼馋不已,只要把他们打劫了,就发了!

  不过那些人一见帝北溟四人的灵力,顿时就打了退堂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云初玖他们“捞鱼”。

  云初玖一扫之前的阴霾,笑的跟朵花儿似的:“哈哈哈!阳光总在风雨后,梅花香自苦寒来,不经历风雨哪能见彩虹,谁笑到最后才是笑的最好,这些词儿说的都是我啊!哈哈哈!”

  帝北溟翘了翘嘴角,黑东西嘚瑟的小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越往里面走,地上的灵器残骸越多,这是因为开始有上古修士的残魂阻挠众人继续往里面走。

  这些上古修士的残魂由于怨念或者执念太强,数万年都没有消散。这些残魂不满他们的长眠之地被人打扰,自然对进来的人很是抵触,并且他们见惯了这些修士为了争夺灵器的各种丑态,对进来的人很是憎恶。

  而且,他们都是由怨念、执念所支撑,时间越长就越偏执,凭什么我们都死了,你们却活着?你们都该死!

  他们虽然已经“死”去了数万年,但是残存的法力依然很惊人,因此很多人走到这里基本就无法再往前走了。

  云初玖很是好奇的打量拦住自己去路的一只残魂,虽然只是残魂,却可以凭借法力幻化出原本的样子,拦住云初玖去路的是一个虎背熊腰身穿金色铠甲的中年大汉,面容狰狞,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面前的众人。

  “这位大叔,您身上的铠甲真是太威风了!”云初玖非但一点不害怕,还笑眯眯的夸赞起中年大汉的铠甲来。

  中年大汉有些懵,数万年以来遇到过无数的修士,见到他之后有惧怕的,有好奇的,有愤恨的,有不屑的,还是头一次遇到和他笑眯眯聊天的奇葩。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