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听了云啸波的话,纷纷面露愁色,是啊,落云宗那是云家招惹不起的庞然大物,这可如何是好?

  云啸波瞥见众人的神色,不由得心里得意:“大哥,这么多年你一直袒护云初玖,我们也没说什么,但今天这件事情事关云家存亡,你不能再心软了!必须把云初玖赶出云家!”

  “二弟,如果我不同意交出小九,你打算怎么做?”云啸天冷哼一声。

  云啸波不由得有些心虚,咬了咬牙,色厉内荏的说道:“大哥,事关云家存亡,如果你一意孤行,那我们就重新推选家主吧!”

  云啸天深深的看了云啸波一眼:“三弟、四弟、五弟,你们怎么说?”

  三长老云啸辉为人圆滑世故,打着哈哈说道:“我没什么意见,你们怎么决定,我随着就是!”

  四长老云啸海为人耿直:“这事确实属于无妄之灾,赖不到小九身上,白家向来对我们虎视眈眈,即便没有这件事情,发难也是早晚的事情!”

  “五弟,你呢?”云啸天微微点了点头,看向五长老云啸文。

  “事已至此,解决问题的关键不是把小九怎么样,而是怎么对付那个苏长老?拿自家孩子挡祸可不是我们云家的行事风格!”五长老云啸文向来看不上汲汲钻营的云啸波。

  “好!好!你们都硬气!我看到时候云家家破人亡的时候你们后悔不后悔!分家!我要求分家!我们二房要脱离云家,我们可不给这云初玖陪葬!”云啸波老脸通红,额头上的青筋都崩起多高。

  云啸天脸色非常的难看,虽然很是反感云啸波的所作所为,但分家是万万不能的,如果分了祖宗的基业,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

  气氛正异常紧张的时候,云初玖举起小爪子,弱弱的说道:“那个,可以让我说句话吗?”

  云啸波冷哼一声:“哼!都是你惹出来的!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确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那个什么苏长老已经走了,她说以后不再插手咱们云家和白家的事情!哦,对了,那个苏长老临走前还把白墨柔踹吐血了!”云初玖慢悠悠的说道。

  众人先是一阵诡异的沉默,然后云啸波惊叫出声:“不可能!苏长老怎么会平白无故就走了?她怎么会踹白墨柔?”

  云初玖手一摊:“没办法,路上遇到了我师父,我师父仅仅是说了一句话,苏长老就吓得落荒而逃了!”

  “你师父?”云啸波声音陡然一尖:“你一个废物,哪来的师傅?!”

  “二长老,我说的都是实话!你不信就算了,你可以去打听打听,白墨柔是不是被人踹的吐血了?!对了,我师父还抓了一只鸟给我玩呢!”云初玖提起小黑鸟的短翅膀,嘚瑟的说道。

  云啸波的脸上变了几变,不知道云初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不过这个野种自己回来了,没准她说的是真的,还是派人打听一下为好。

  “哼!一派胡言,老夫自会去求证,一只晦气的喷火鸦有什么可显摆的?!真是没见识,我们走。”

  “哇——哇,哇——哇……”小黑鸟气愤的大骂,你才晦气!你全家都晦气!走路跌个跤摔死你!

  正往出走的云啸波一踉跄,啪叽摔了一跤,下巴硬生生磕在了青石板上。

  云啸波一张嘴,啪嗒,两颗门牙光荣退役了。

  云啸波简直要气吐血了!被云长胜扶起来骂骂咧咧的走了。

  小黑鸟瞪着绿豆眼,用两只小翅膀捂住嘴巴:“黑丫头,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只是学乌鸦叫,我真的不是乌鸦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