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北溟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如果那把刑天神斧真的选择了沉睡,那么根本就不会有人发现它,也有可能被人当做凡器带出了上古剑冢。所以,我这次来也只是碰碰运气而已,并未报太大希望。”

  “男神,那神器自我毁灭之后还会重新变成原来的样子吗?”

  “可以,不过几率很小,既然器灵已经沉睡,那么很难有人将其唤醒,而且还要重新让其燃起生存的斗志,暂时还没听说过有这样的先例。”

  “男神,你放心,等我收服了那些残魂,我帮你问问他们,没准他们知道那把刑天神斧的下落。”云初玖这货根本没考虑那些残魂会不会拒绝自己,她就是有这种迷之自信。

  血无极也凑了过来,谄媚的说道:“小九妹妹,如果那刑天神斧现世了,你可不能帮着帝北溟这个面瘫对付哥哥,到时候我和他各凭本事。”

  帝北溟挑了挑眉:“血无极,你放心,对付你本尊一人足矣。”

  “哼!说大话谁不会啊?!到时候咱们看看鹿死谁手!”血无极不服不忿的说道。

  云初玖见他们两个又掐上了,干脆拿出一把藤椅,靠坐在上面,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暗风和暗卫花花看了看远处杀红眼睛的众人,再看了看一派悠闲的云初玖,两人眼角抽搐了一下,这人和人的智商确实是天差地别啊!

  那些人拼死拼活的,也不一定能得到几件灵器,而九小姐只要把那些残魂收了,遍地的灵器岂不是随便翻?!

  不过,那些残魂显然不会轻易下决定,足足过去了好几个时辰,大汉才飘了回来。

  “小丫头,我把你说的和另外三个领主说了一下,他们要见见你,你敢不敢随我去见他们?”

  “领主?大叔,你的意思是,这里面的残魂都归你们四人统领吗?”云初玖心里一动,这样简直再好不过,免得我还得一个一个的去收服。

  “不错!我们一共四个人,每人负责管理一个区域的残魂。”大汉说到这里,不由得有些傲然之色。

  “大叔,你果然是英雄本色,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就算变成了残魂也是与众不同的。”云初玖适时的奉承道。

  大汉果然很是受用,压低了声音说道:“小丫头,我跟你简单介绍一下,另外三个领主,都不是好相与的,南面的领主伏翱,满肚子算计西面的领主羁卢,极其贪财北面的领主绿蓟,虽然长得妖娆美貌,实际上很是心狠手辣。你一会儿一定要多加小心。”

  “谢谢大叔,还不知道大叔您怎么称呼?”云初玖感激的说道。

  “我是东面残魂的领主,祝昊。”大汉说起自己的名字不由得有些感伤,当初这要是响当当的名号,现在却几乎无人能识了。

  “祝昊大叔,既然如此,你就带我去见见他们三人吧!”祝昊?祝好?云初玖暗戳戳的想,这大叔的名字倒是吉利的很。

  祝昊见云初玖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不由得对云初玖有些刮目相看,这个小丫头无论打的是什么算盘,这份胆量实在是常人难及,难怪能在天道的扼杀之下还能保住性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