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北溟四人自然不会让云初玖一人前往,也都随着祝昊一起往前走。

  祝昊看了他们一眼,稍稍迟疑了一下,也没说什么,任由他们在后面跟着了。

  正在厮杀的众人一脸懵逼的发现,云初玖他们五个人在一个残魂的带领下,畅通无阻的往深处走去。

  靠!作弊!这纯属是作弊!不带这么玩的!

  凭什么他们五个就可以进去?我们就不可以!

  苏嫣然先是一愣,继而眼睛里面流露出一丝阴狠之色,然后不动声色的转头往出口方向走去。

  云初玖蹦跶着跟在祝昊身后,对着旁边好奇张望的残魂自来熟的打招呼:“嗨,大家好!这位姐姐长的真漂亮!这位哥哥长的真是英俊潇洒!这位前辈一派仙风道骨,一看就是位大能!”

  那些残魂也是一脸的懵逼,我们首领有病吧?!为毛带着这五个人往里面走?那四个人也就罢了,毕竟灵力高深,这个小丫头是个什么鬼?!

  云初玖这货也不嫌累,准备先混个脸熟,所以一路上卖力的打招呼。

  半个时辰之后,众人来到一处稍微平整的地方,已经有三个残魂在此等候。

  “小丫头,这位是南面的领主伏翱,这位是西面的领主羁卢,这位是北面的领主绿蓟。三位,这就是我说的那个小丫头。”祝昊把三位残魂领主引见给云初玖。

  云初玖笑眯眯的打过招呼,然后不动声色的观察三人,南面的领主伏翱是一位儒雅的中年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书生一般,不过眼神里偶有精光闪过,一看就是城府颇深

  西面的领主羁卢是个瘦弱的小老头,眼睛里流露的是云初玖再熟悉不过的贪婪神色,一看就是个贪财的

  云初玖最不待见的就是北面的领主绿蓟,这绿蓟幻化出来的是一个美貌妖娆的女子,身材火爆,只裹着一层薄纱,胸前的风光若隐若现,不停的朝着帝北溟卖弄风情,靠!居然敢觊觎我的男人,真是不要脸!

  云初玖正腹诽的时候,就见那个绿蓟就冲着帝北溟风情万种的一笑:“这位公子长的真是龙姿凤章,实在让奴家心动,不如以后就留在这剑冢之内,陪着奴家吧!”

  帝北溟淡淡的说道:“抱歉,我对老女人不感兴趣。”

  云初玖差点笑出声来,小白脸说的这句话简直是秒杀了那个绿蓟,美人迟暮,但凡是女子没有一个不介意被人说老的,该!你个老女人竟然敢觊觎我的小白脸,气死你才好!

  绿蓟平日里以美貌自负,听见帝北溟这么说,脸色顿时就扭曲起来:“这位公子,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今天非得把你留下来不可!”

  帝北溟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连话都懒得和她说。

  绿蓟的手里猛然幻化出一条白练,对着帝北溟的腰就甩了过去:“小冤家,你就从了奴家吧!”

  帝北溟侧身闪过,一抬手一条巨大的冰龙咆哮着扑向绿蓟,绿蓟吓了一跳,连忙收回白练,对着冰龙甩了过去。

  白练根本不是冰龙的对手,片刻之后,绿蓟撑不住了:“公子,饶命!奴家刚才只是在开玩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