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余三位领主见状也很是吃惊,这个年轻人的灵力竟然如此高超,实在是让人不敢置信。

  帝北溟冷哼一声,冰龙化为虚无消散了,绿蓟这些残魂虽然还有残余的灵力,但实际上是色厉内荏,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云初玖见帝北溟如此给力,顿时小腰板就挺直了,艾玛,我看那些人被残魂折腾的够呛,还以为这些残魂有多厉害呢,没想到,根本就不是小白脸的对手!

  这货也不想想,帝北溟要比那些人的灵力高出很多等级,虽然灵力在青玄大陆被压制,那也强出众人很多。

  南面的领主伏翱见气氛僵持,赶紧出来打圆场:“绿蓟妹子性格活泼,刚才只是在开玩笑,还请几位不要介意。我们还是来谈正事儿吧,小丫头,不知道可否把那上古青玉的瓷瓶借在下一观?”

  云初玖拿出一个瓷瓶抛给伏翱,幽幽的说道:“开玩笑也要看对象才行,我男人脾气向来不太好,要不是看在祝昊大叔的面上,这个老女人早就魂飞魄散了。”

  绿蓟哪里能受得了云初玖这般的言辞,当即幻化出白练朝着云初玖抽了过来,云初玖侧身闪开,一道紫色闪电直劈绿蓟。

  特么的!这可是你先动手的!我正想教训教训你呢!竟然想和我云初玖抢男人,我揍死你个小、婊、砸!

  魂体本身对天雷就非常的恐惧,绿蓟看见云初玖果然是天雷灵根,心里就有些打怵,但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好跟云初玖战在了一处。

  她心想,虽然这小丫头是天雷灵根,但不过是灵者五层,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正好把刚才的怨气出在她身上。

  刚开始,绿蓟占据了上风,即便是残余的灵力也比云初玖高出一大块儿,打着打着,绿蓟就懵逼了!

  谁能告诉我,为何这小丫头的灵力越来越强,这特么的哪是灵者五层啊?!最起码也是灵皇一层的灵力!而且,为毛她使天雷都不用结印还不带停顿的?!就是真正的天雷也有停顿的好吗?!这就是个小变态!

  云初玖可不管她在想什么,这货越战越勇,两只手不停的挥动,紫色天雷接连不断的劈向绿蓟。

  随着时间推移,绿蓟的灵力不足以幻化白练了,就连身形也开始变淡,她只好服软:“小丫头,姐姐和你开玩笑呢,咱们还是商量正事吧!”

  云初玖冷哼一声:“哼!要想我住手也行,把你那套不要脸的衣服换了,否则我劈死你。”

  绿蓟气的直咬牙,不过她见其余三位领主没有帮自己的意思,只好认栽,身形慢慢散去,再出现的时候身上换了一套衣服,虽然衣服很是保守,但是眼神和气质还是妩媚的很。

  伏翱再次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都是误会,咱们说正事吧!小丫头,听祝昊说,你不怕雷劈?”

  “也不能说不怕,反正挨个三五个时辰的雷劈还是没问题的!”云初玖看似谦虚,实则嘚瑟的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