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蓟撇了撇嘴:“三五个时辰的雷劈?小丫头,你这大话说的也太没边了吧?!别说三五个时辰了,你就是能抗住一个时辰的雷劈都很逆天了。”

  云初玖看了她一眼:“哼!信不信由你!就你这样的,不用我带出去正好,免得给我丢人现眼。”

  “你!”绿蓟有心翻脸,可是见云初玖咔嚓一道雷劈在了旁边的石头上,顿时气势就矮了几分。

  “算了!强扭的瓜不甜,你们愿意跟我走,我就带你们出去,不愿意拉倒,我这人虽然心善又不是有病!要不是祝昊大叔舍不得你们之间的情意,你以为我愿意带你们出去?!祝昊大叔,算了,他们既然不领情,我带你一个人出去就得了,还免得我遭受更多的天雷。”云初玖将伏翱手里的青玉瓷瓶收回来,作势就要走。

  “小丫头,绿蓟向来就是个有口无心的!她不信我信!你不要怪我们太过谨慎,这毕竟关系到我们的生死,我们必须慎重点才行。

  如果我们留在这剑冢之内,虽说基本等于在等死,但是我们再撑个几千年也不成问题。可是如果和你出去,弄不好当即就会被天雷劈死,你说,我们能不好好考虑一下吗?”伏翱放低了姿态,耐心的解释道。

  “嗯,你说的倒也合情合理,丑话说在前头,无论是太虚补魂阵还是你们原本的躯体存不存在都不好说,而且即便存在,我也不一定能弄到手,所以你们跟我出去也是冒着很大的风险。是要苟延残喘的留在这里还是有尊严有希望的拼一把,就看你们自己的选择了。”云初玖不遮不掩把利弊说了一遍,然后拿出一枚灵果咔嚓咔嚓啃了起来。

  伏翱四个人互相看了看,实在是太难抉择了。

  祝昊咬了咬牙:“娘的!老子被困在这里数万年,活着跟死有什么区别?!不能吃东西,不能喝水,除了这些破灵器什么都没有,我不管你们,我决定跟着小丫头出去。”

  绿蓟瞥了一眼帝北溟,又看了看一直带着邪魅笑容的血无极,跺了跺脚:“老娘也豁出去了!没有身体连鱼水之欢都享受不了,这活着实在是没意思!”

  云初玖脚下一趔趄,这位大姐还真是豪放的很,这追求果然够大胆够前卫!

  伏翱和羁卢两人对视了一眼:“既然他们两个都同意,我们也愿意和你出去,不过,我们四人的手下未必都愿意和我们一起走,我们需要征求一下他们的意见。”

  云初玖点了点头:“自然可以,我们就在这里等你们的消息。”

  伏翱四人点了点头,各自散去了身形。

  正在和残魂厮杀的众人突然被笼罩在了黑雾之中,只好暂时停止了攻击,乘此机会,伏翱四人将各自的手下残魂召集在一起,将事情说了一遍。

  残魂们顿时就炸了锅,议论纷纷,有的愿意跟着一起走,有的愿意留下来,这时羁卢冷笑着说道:“你们留下来的以为你们能抗得过一波又一波的修士吗?到了最后,你们还是死路一条,莫不如跟着我们一起搏一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