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天神斧?那小家伙确实曾经在这里面,不过它性情太过顽皮,数千年前离开了这片区域,到了入口处没有残魂的地方。

  被那些修士发现以后,引发了一场恶战,我们闻讯赶到的时候,那个小家伙已经不见了,不知道是被人得去了还是自我毁灭了。”祝昊叹了口气说道。

  帝北溟和血无极本来也没抱太大的希望,倒也没太失望,反倒是云初玖这货,本来还惦记着用刑天神斧去砍断人鱼男子的锁链呢,挺说刑天神斧不见了,心里很是失望。

  从这天开始,云初玖就开始了疯狂的捡拾灵器生涯,根本不用她去扒拉,那些灵器嗖嗖嗖的就往云初玖的储物戒指里面蹦,云初玖这货虽然极力按捺,但那嘴角还是快咧到耳根去了!

  暗风和暗卫花花对视了一眼,九小姐说的还真对,笑到最后的才是笑的最好的,九小姐这下子算是赚大发了!

  青玄大陆的所有势力的灵器加一起都没有她一个人多,而且她手里的还都是有器灵的灵器,最低也是上品灵器。

  即便在天元大陆,九小姐手里的灵器也比得上一个大型门派的灵器数量了。

  云初玖将灵器捡拾的差不多了,就往回走,准备看看那些修士和残魂的情况。

  云初玖远远的就看到修士和残魂依然在厮杀,不过这些残魂基本没有什么斗志,只不过是在拖延修士搜寻的步伐而已。

  云初玖心里想好了说辞,正打算走过去的时候,突然,地面开始塌陷,头顶上方的结界不停的有紫色闪电劈下来!

  “怎么回事?!”

  “天啊,这里难道要坍塌了不成?赶紧往出跑啊!再不跑就没命了!”

  “这怎么可能?!这可是存在了数万年的上古剑冢,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崩塌呢?”

  ……

  修士们不停的往出口处奔逃,顿时一阵大乱。

  有的修士跌落进了地面上突然裂开的口子,顿时就不见了踪影,有的修士被数道天雷劈成了飞灰,剩余的一些高阶修士拼命的往出口处奔逃。

  那些残魂更加的悲惨,它们本身就惧怕天雷,几道天雷下来就将一些弱的残魂劈的魂飞魄散。

  云初玖情况要好很多,这些雷的强度在她看来,就跟闹着玩似的,只要提防不掉进地面的裂缝就可以了。

  云初玖当机立断,拿出上古青玉瓶:“祝昊大叔,你们赶紧躲进来!”

  那些残魂在祝昊四人的引导下,纷纷躲进了云初玖拿出来的上古青玉瓷瓶里面。此时他们四人无比庆幸之前同意了云初玖的建议,否则一个也活不下来。

  “祝昊大叔,我把这青玉瓷瓶放进储物袋还是灵兽袋啊?”云初玖觉得这些残魂是活物,估计应该得放灵兽袋里面才行。

  果然,祝昊说道:“收进灵兽袋就可以,我们不同于灵兽,不认主也可以装进去。”

  云初玖心说,我的灵兽袋高级着呢,不认主的妖兽也能装进去,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闲话的时候,赶紧把这些上古青玉瓶收进了灵兽袋之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