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平日里也是意志坚韧之辈,要不然也不会修炼到了这么高的灵力等级,听见云初玖这么说,不由得都有些羞愧。

  我们白活这么大岁数了,竟然比不上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

  众人冷静下来,开始商讨对策。

  云初玖用神识询问小黑鸟,再让小黑鸟将自己的问题问那些残魂:“祝昊大叔,这上古剑冢怎么会突然崩塌?”

  “这,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啊?本来我们就觉得这次现世有些蹊跷,按照时间推算,应该还有一百年左右才会现世才对。”祝昊闷声说道。

  “那你们之前就没有发现什么蹊跷的事情?”

  “没发现什么异常啊!一切都和平时一样,然后突然就现世了。”

  “那你们在这里待了数万年,有没有发现阵眼的位置?”

  “没有,我们这些人没有精通阵法的,而且我们为了防止消亡,大部分时间都是沉睡状态。”

  云初玖皱了皱眉,问了半天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有,看来只能自力更生了。

  此时,众人正在激烈的讨论:“要不我们合力攻击一点,我就不信一直攻不破一个缺口。”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上古大阵要是那么容易攻破,这里的灵器还会留到现在,早就被人攻破拿走了。”

  “要是能找到阵眼就好了!灵华宗的曲长老、天剑派的钟长老、天门派的元长老,你们这些擅长阵法的能不能把阵眼找到?”

  曲长老等人互相看了看,脸上露出惭愧的神色,上古大阵的阵眼岂是那么好找的?!

  众人商讨了半天,也没有得出什么结论,最后只好先让曲长老他们这些会阵法的先试着找找阵眼。

  三天过后,曲长老等人一个个愁的直揪胡子也没有一丁点眉目,虽然众人储物戒指里面都有不少的食物,维持一年半载不成问题,但是地裂越来越严重了,有的地方甚至开始出现直径几十丈的深坑,里面黑洞洞的,很是渗人。

  有一位修士的灵宠是泽兰毒蜂,他咬牙拿出了一只放入了深坑之内,泽兰毒蜂虽然在这里也不能飞,但是它们体型从高处摔下去也不一定能摔死,到时候通过反馈就可以知道这洞的深浅了。

  可是,不大一会儿,他和那只泽兰毒蜂的神识联系就断了,这说明,要么那只泽兰毒蜂死了,要么下面隔绝神识,无论是哪一种,如果修士掉下去恐怕都会凶多吉少。

  云初玖走到那位修士身边:“这位前辈,我这里有很长的粘丝,你可以一头绑在泽兰毒蜂身上,一头攥在手里面。这样就可以更加准确的判断里面的情况。”

  云初玖拿出一团粘丝,这是人面巨型毒蛛的粘丝,也不知道毛线球怎么处理的,反正现在没有毒了。

  那位修士接过粘丝,忍痛又唤出一只泽兰毒蜂,将粘丝的一头固定在它身上之后,将粘丝放了下去。

  最开始,修士和那只泽兰毒蜂还有神识联系,当没有神识联系之后,修士赶紧把粘丝拽了上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