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都认定云初玖十有**是已经死了。

  转眼,三天的时间就过去了。

  众人虽然心情沉痛,但是日子还得继续过,总不能一直在此地守着,于是纷纷告辞离开了。

  曲长老走到帝北溟跟前:“帝公子,小九丫头一向福缘深厚,一定能化险为夷的,你不要太过伤心。”

  帝北溟此时的情绪已经好转了不少,他点了点头:“小九一定会没事的,我在此等候即可,您带着灵华宗的人也回门派吧。”

  曲长老点了点头,他们即便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于是带着灵华宗的人也离开了。

  现在这里只剩下了帝北溟和血无极他们四人。

  血无极每天睁开眼睛第一件事情就是骂帝北溟,什么废物,窝囊废,白眼狼,负心汉,总之什么难听骂什么。

  帝北溟最开始还和他争辩几句,后来干脆随他去了,血无极说的对,如果不是我无能,小九也不会生死不知,都是我的错。

  “尊上,九小姐肯定会没事的!之前那么凶险的情形九小姐都安然闯过了,而且每一次还都有额外的收获,您要相信九小姐才对。”暗风见帝北溟日渐消瘦出言安慰道。

  帝北溟长叹一声:“这一次不同于往次,上古剑冢的大阵照理说已经耗尽了灵力,为何又能将我们弹送出来?恐怕是又启动了另一套阵法,之前小九用计谋耗尽了阵法的灵力,如果阵法产生了器灵的话,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而且,她之前掉进了深坑,上古剑冢之内又禁飞,也不知道她,她能不能从深坑中逃出来。”

  “尊上,虽然您说了这么多危险,但是我对九小姐有绝对的信心,九小姐肯定死不了,如果九小姐真死了,您就拍死我!”暗风说这番话虽然有宽慰帝北溟的成分在,但也是他的心里话,他觉得就云初玖那样的祸害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死了?一定死不了。

  “哼!难怪小九妹妹给你取名叫小疯子,你这还真是疯言疯语的。拍死你有什么用?拍死你小九妹妹就会活过来?要死,也应该是帝北溟这个废物去死,竟然眼睁睁看着小九妹妹掉在深坑里面却救不了,废物!”血无极心里像刀割一般,只有不停的贬损帝北溟,才能让他的注意力转移一下。

  帝北溟已经被血无极骂的麻木了,淡淡的说道:“血无极,你放心,我的妻子只会是小九,如果小九真的,真的遭遇了不测,我这辈子都不会娶妻的,等我父母离世之后,我就会追随小九而去。”

  血无极一愣,继而恼羞成怒:“帝北溟!你以为我特么的是在逼你死?!我是让你以后保护好小九妹妹!小九妹妹一定不会死的!”

  被他们念叨的云初玖,此时正生无可恋的挂在了坑壁之上。

  当天,云初玖猝不及防之下掉下了深坑,这货越是危险的时候越是冷静,在即将掉落在烈火之中的时候,用粘丝将自己固定在了坑壁之上,下面熊熊的烈火烤的她满头大汗。

  “唉!难道是老天爷惩罚我烤肉吃的太多了?所以让我体会一把被烤的滋味?!”云初玖这货脑袋里面瞬间飘过了几个词语,烤红薯、烤鸭、烤全羊……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