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简直出离愤怒了!

  这个小白脸有病吧?一来就把我房门拍碎了,现在又让我滚!

  云初玖强忍怒气,暗自骂了一百多遍小白脸,这才用手指了指自己:“男神,你说我?”

  “黑丫头,我猜八成,他应该是在说小爷我!”小黑鸟哆哆嗦嗦从床底下扑腾出来!

  “滚!”帝北溟一甩袖子,悲催的小黑鸟像断线的风筝似的飞了出去!这货太害怕了,连飞的本能都忘了,直接砸在了草丛上面,要不是它身体强悍,估计就得摔成肉饼!

  “哎哟,摔死小爷了!黑丫头是心黑,这煞星是手黑啊!”小黑鸟决定把帝北溟列为头号不能招惹的煞星!

  云初玖听见外面砰的一声,不由得一缩脖子,满腔的怒火顿时化作了谄媚的笑容:“男神,快请坐!您渴不渴?我给您倒茶啊?您饿不饿,我去给您取早饭?”

  “要不,您坐这儿,我帮您按按肩膀?”

  “啊,要不您上床补觉吧!我帮您唱摇篮曲?”云初玖觉得自己的节操已经碎成一百零八瓣儿!

  帝北溟毫无反应,只是阴冷的盯着云初玖!

  云初玖的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妈蛋,这小白脸发什么疯?!我又哪里招惹他了?!神经病!

  足足一刻钟时间,帝北溟和云初玖两个人就在原地大眼瞪小眼,谁也没说话!

  云初玖忍不住了,这小白脸属王八的不成,怎么这么能忍?!

  “那个,那个男神啊,我不知道哪里得罪您了,这所谓知错就改还是好孩子嘛,您说说我哪里做错了,我改,我一定改!”云初玖小脸笑成了一朵花,就差一条尾巴在后面摇啊摇了!

  帝北溟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生气,昨晚接到暗风的传信之后,只觉得很是烦躁,这个黑丫头简直是胆大包天!居然在那么多高手的面前耍花招,简直是找死!

  帝北溟觉得自己一定是怕黑东西作妖死了,自己没法解寒毒了,嗯,一定是这样!

  “这只黑乌鸦有什么好?长的丑不说,还是个没用的废物!”帝北溟一挥手,悲催的小黑鸟又被帝北溟弄回了屋子里面,啪叽一声摔在了云初玖面前。

  云初玖云里雾里的,也不知道帝北溟是怎么个意思,试探的说道:“男神,小黑虽然长的不好看,但它会吐火,还,还会说人话!据说是九彩仙雀呢!”

  小黑鸟简直要气死了,你个蠢女人,你把老底都露了,你就不怕他杀人抢鸟?!

  云初玖瞪了小黑鸟一眼,就咱俩这点道行,小白脸能看不穿?还不如自己说呢!

  帝北溟眼眉挑了挑:“你不是对别人说这是喷火鸦吗?”

  “男神,别人能和您一样吗?我的就是您的,这小黑鸟您要是要,我二话不说,马上就送给您!”云初玖提起小黑鸟的短翅膀,谄媚的递给帝北溟!

  帝北溟顿时觉得天也蓝了,云也白了,心里的烦躁一扫而空,嘴角翘了翘:“这没用的东西,你自己留着吧!虽然有可能不是九彩仙雀,但应该比喷火鸦强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