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这一觉睡的很是香甜,醒了之后伸了伸懒腰,将毯子和绳子收了起来,然后开始漫无目的的溜达。

  攻破结界是不可能了,残魂不能攻击结界,如果攻击就会受到反噬,单靠云初玖自己根本不可能把结界攻破。

  云初玖觉得目前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像上次在妖兽森林的深坑那样努力修炼,突破升阶的时候辱骂天道,让其将阵法劈开,但是难保一下玩过头,让天道把自己劈死。

  第二个办法那就是找到阵眼,将阵眼破坏之后,自然就可以出去了,这个办法比较稳妥,但可操作性比较差,这上古剑冢面积如此之大,谁知道那该死的阵眼在哪啊?!

  云初玖决定双管齐下,修炼之余再寻找阵眼。

  于是,云初玖在上古剑冢里面过上了有规律的生活。

  吃饭、修炼、找阵眼、睡觉,如此循环反复,转眼一个月时间过去了。

  阵眼一点眉目都没有,修炼因为随时担心掉下裂缝,心绪不宁迟迟不能突破。云初玖觉得这样下去不行,虽说她有吃不完的东西,但是地裂越来越严重,再这么下去,早晚会没有立足之地的。

  云初玖决定骂天道试试,万一那老王八沉不住气劈我呢?总比这么等死强。

  “喂!天道你个老不死的,你不是想抹杀我吗?你有能耐来劈我啊!你要是不劈我,你就是个胆小鬼。”

  “天道,你莫不是已经害怕我了?不敢和我作对了?”

  “难道是你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所以心虚了?”

  云初玖骂了半天,一点反应也没有,云初玖决定加把劲!

  “喂,天道,我帮你做了不少诗,你听着啊,一二三四五,天道是个臭无赖,五六七**,天道是个老王八。”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只天道出墙来。”

  “东边日出西边雨,天道最是不要脸。”

  云初玖骂的口干舌燥,但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云初玖泄气的坐在地上,看来天道这老王八学聪明了,根本就不上钩了。

  云初玖又试着骂了一会儿天雷,也是什么反应都没有,就好比一拳头砸在了棉花上,让人郁闷的想吐血。

  地裂越来越严重,有好几次云初玖都差点掉进去,好在她每次休息的时候都做了准备工作,否则非得葬身火海不可。

  云初玖愁的不要不要的,心里憋屈的不行,这货决定发泄一下,这货发泄的方式就是嗷嗷喊两嗓子,然后吃。

  她架起一堆篝火,然后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只冰原雪兔,又拿出大菜刀准备处理雪兔,没有想到的是,刚把大菜刀拿出来,大菜刀就脱离了她的掌控,往前面蹦去

  云初玖一愣,艾玛,菜刀成精了?!

  大菜刀在前面蹦了一段,见云初玖没跟上来,就停了下来。

  云初玖终于醒过神来,赶紧去追大菜刀,大菜刀见云初玖追了过来,继续快速的往前蹦跶。

  “艾玛!大菜刀,你给我站住!你是不是看我要嗝屁了,所以你想闹独立啊?!你个忘恩负义的白眼刀!”云初玖边在后面追边嚷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