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鸟心里气的要死,小爷我怎么就没用了?!我虽然不是九彩仙雀,我可是……,哼!到时候小爷亮瞎你的势利眼!

  “男神,既然您不要,那我就留着吧!”云初玖见帝北溟终于顺毛了,心里松了一口气,这小白脸的性子怎么跟顺毛驴似的,真恨不得掐死他。

  帝北溟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冷冷的看了小黑鸟一眼:“你要敢背叛黑东西,耍什么小心眼,本尊饶不了你!”

  小黑鸟马上谄媚的说道:“男神,我记住了!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男神是你叫的吗?滚!”帝北溟一甩袖子,悲催的小黑鸟再次被甩了出去!好在这次没忘记用小翅膀呼扇,总算没摔地上。

  小黑鸟找了个树杈落在上面,气的直炸毛。

  你以为我愿意叫你男神啊?!呸!长的还没小爷我帅呢!小爷我一身的黑毛多么的低调奢华有内涵!

  不过,黑丫头怎么会认识这个煞星呢?!

  屋子里面气氛稍稍缓和了一些,云初玖赶紧殷勤的说道:“男神,您还没吃早饭吧?我让春雨给您取早饭去!话说,我那个小丫鬟,您没把她怎么样吧?”

  帝北溟不屑的冷哼一声,往前走了几步,云初玖下意识的就往后退了几步。

  帝北溟皱了皱眉:“你躲什么?”

  云初玖干笑了几声:“男神,我没躲啊,我这不是怕挡着您的道吗?”

  帝北溟刚压下去的怒火,莫名的就又起来了。

  云初玖一看情形不好,赶紧小碎步凑了上来:“男神,我真不是躲您,您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我躲您做什么?您看,我这不自己凑上来了?”

  帝北溟看着笑的一脸仰慕(谄媚)的云初玖,心情好了一些,怎么觉得,黑丫头好像白了一些呢?

  “过来!”帝北溟走到了床边,对着云初玖说道。

  云初玖赶紧屁颠屁颠的凑了上去:“男神,您有什么吩咐?”

  “宽衣!”帝北溟边说边伸平了胳膊。

  云初玖赶紧捂住自己的小胸脯,扭扭捏捏的说道:“男神,人家还小呢!”

  帝北溟眼角抽搐了一下:“就你这黑豆芽身材,本尊没兴趣!本尊要补觉!给本尊宽衣,别磨磨蹭蹭的!”

  云初玖这才反应过来,万年厚脸皮不禁红了红,干笑着凑了上来:“嘿嘿,嘿嘿,原来是帮男神你宽衣啊!”

  云初玖凑上前,小心翼翼的帮帝北溟脱外衣。

  真是奇了怪了,当初扒小白脸衣服的时候挺好扒的,怎么这次这么费劲?!这该死的带子,怎么越解越紧?

  帝北溟看着云初玖低着小脑袋认真的解衣带,又闻着若隐若现的清香,脸上浮现了一抹可疑的红晕。

  这种感觉很陌生,对于不可知不可控的事情,人总是本能的产生抗拒,帝北溟粗鲁的一把推开云初玖:“真是废柴!脱个衣服都不会!”

  云初玖被推了个屁墩,气的差点翻白眼,小白脸,你等着!将来姑奶奶要是不虐上你八百遍,我就不叫云初玖!

  帝北溟推完也有些后悔,三两下把外衣脱了,然后脱了靴子躺在床上,干咳了一声,施恩似的说道:“黑东西,你不是想给本尊唱催眠曲吗?过来吧!本尊允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