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法之内,几乎没有风,水流速又很慢,所以小黑鸟那根黑色的羽毛飘的极其缓慢,云初玖也不着急,这么多天都等了,也不差这一天半天的了。

  黑色的羽毛越飘越远,云初玖渐渐就有些看不见了,这货才发觉自己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小黑鸟的羽毛虽然轻,但是太小了,离近了倒好说,等飘的远了,根本就看不见了!

  云初玖只好让毛线球从太虚秘境之内,弄了一根巨翅鸟的尾翎出来,巨翅鸟的羽毛是鲜红色的,而且足有一丈多长,这样就不怕看不到了。

  小黑鸟见状气的直抽抽:“主人!没有你这么干的!你拔我毛之前就不会考虑清楚吗?你知道一根羽毛对我多珍贵吗?”

  云初玖心里有那么一丢丢内疚,干笑了两声:“小黑,这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主人我的头发都被劈了多少回了,现在不也挺好吗?!”

  “那能一样吗?你只是头顶上的毛,我这可是身上的毛!主人,你必须安慰一下我受伤的心灵,否则,我投海自尽!”小黑鸟瞪着绿豆眼不依不饶的说道。

  云初玖自知心虚,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只烤好的雪兔放进了灵兽袋里面:“小黑,这下可以弥补你的小心灵了吧?”

  小黑鸟傲娇的冷哼了一声:“再来一只!总不能小爷我吃着,它们两个干看着?!”

  云初玖只好又拿出一只烤好的雪兔放进了灵兽袋里面,总算是把炸毛的小黑鸟安抚住了。

  巨翅鸟的尾翎虽然显眼,但因为体积大,明显没有小黑鸟的羽毛飘的快,一个时辰也就移动那么几十丈远。

  啸海巨甲龟见云初玖在那嘀嘀咕咕,然后又往海面上放了两根羽毛,心说,这个小丫头在作什么妖?真找到线索了?不会是怕我发怒找的借口吧?!

  啸海巨甲龟耐不住性子了,嗷嗷叫了几声,云初玖见龟大爷不耐烦了,赶紧划着筏子到了啸海巨甲龟面前。

  云初玖把自己的猜测巴拉巴拉说了一遍,啸海巨甲龟听的一愣一愣的,虽然云初玖说的那些科学原理它没听懂,但是让羽毛顺着水流找结界这点还是听懂了,它心说,这人类小丫头虽然灵力弱了些,但人还真是聪明,竟然真的找到了线索。

  啸海巨甲龟的心情也跟着兴奋起来,被困在这里十年,要不是龟类妖兽本身就抗饿早就嗝屁了,现在看到了出去的曙光自然很是高兴。

  第二天,云初玖以观察巨翅鸟羽毛为由,再一次爬到了啸海巨甲龟的龟壳之上。

  这货把殿主夫人的雪绒毯铺在龟壳之上,美滋滋的躺在上面,拿出一本话本看了起来。

  观察羽毛?

  那玩意一个时辰都漂不了多远,明天早晨再看都来得及。

  “啧啧,其实殿主夫人这个老妖婆也算做了件好事,这雪绒毯真是出门旅行居家必备的好东西啊。”云初玖摸着下面毛绒绒的雪绒毯嘟囔道。

  第五天清晨,云初玖发现那根巨翅鸟的羽毛一直在某个地方打转,并没有继续往前漂,眼睛一亮,就是那里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