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北溟拍完一掌之后,手里凭空出现了一块洁白的帕子,在云初玖黑瘦的右手腕上狠狠蹭了好几下,才嫌恶的用手探上云初玖的手腕。

  暗风等人一脸的懵逼,不知道自家尊上发的什么疯,明明之前还含着人家黑丫头的手指来着,怎么这么会工夫就嫌弃人家脏了?!

  过了片刻,帝北溟皱了皱眉,似乎有些不解的样子。

  “暗风,你留下暗中保护黑东西,不过,在她性命无忧的前提下,不必出手。”

  帝北溟把帕子随手丢在地上,带着剩余的黑衣人瞬间失去了踪影,只留下暗风在风中凌乱,尊上,您这是几个意思?

  让我在这鸟不拉屎的青玄大陆保护这黑丫头?

  您不觉得大材小用吗?

  还有,这黑丫头到底有什么用啊?为毛要保护她啊?

  既然要保护她,您又为何把人家揍晕了?

  性命无忧就不必出手?这又是几个意思?

  这时,一个小丫头跑了过来,暗风赶紧隐藏在了暗处。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小丫鬟看见倒在地上的云初玖,赶紧大声呼唤。

  云初玖睁开眼睛,迷茫的睁开眼睛,我没死?我没被那个小白脸拍死?

  云初玖打量了一下说话的小丫鬟,原身为了方便和白墨宇幽会,把院子里的丫鬟都打发了,只留了一个胆小听话的小丫鬟春雨。

  原身留下这个丫鬟,还是因为这个小丫鬟名字是“春雨”。原身对白墨宇还真是走火入魔了!

  春雨刚才去开水房取热水,一进院子就看见云初玖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顿时就慌了!

  “我没事,你刚才没听见什么动静?”云初玖转了转眼珠,我的房门都被拍碎了,那么大的动静,怎么会没人来查看呢?

  “没有啊!啊!小姐,这门怎么碎了?”春雨这时才发现房门碎成了渣渣。

  云初玖心想,恐怕是小白脸刚才用了什么神通,隔绝了我这里的动静,这个小白脸还真是深不可测!究竟是什么人?

  “估计年久失修糟了吧!让人换一个就是了。”云初玖轻描淡写的说道。

  春雨嘎巴嘎巴嘴,年久失修也不至于这么糟吧?不过,她平时很是惧怕原身,原身心情不好的时候,经常拿她撒气,她哪里敢质疑。

  “小姐,您身上的衣服?”春雨一脸狐疑的看了看地上散落的衣服,又看了看云初玖身上的雪蚕丝锦衫。

  云初玖刚要说话,耳朵动了动,有人来了!

  云初玖手脚麻利的把地上的脏衣服套在了身上。

  咦?哪来的帕子?

  云初玖拾起帕子,眼神闪了闪,联想起右手腕上火辣辣的疼痛,心里问候了帝北溟几百遍。小白脸,大变态!都吸了老娘的血了,还给我装洁癖!

  不过,小白脸按我的手腕做什么?难道是看看我死没死?

  云初玖看见帕子的一角绣着一条怪模怪样的鱼,眼眸一深,把帕子收了起来。

  这可是罪证,有朝一日,本小姐牛叉的时候,一定把小白脸虐上千八百遍!让他跪着给我唱征服!哼!

  云初玖正暗自YY的时候,门外有人恭敬的说道:“九小姐,家主让您去书房一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