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拿出止血的丹药给司徒智服了下去,然后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来一把椅子,大摇大摆的坐了下来。

  鱼骨帮的人一个个看着云初玖,一脸的懵逼,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到了最后竟然是这个小少年救了他们。

  余海朝着云初玖一抱拳:“少侠,余某有眼不识泰山,以前多有冒犯,还望海涵。”

  云初玖摆了摆手:“不知者不怪,况且你还把我救上了船,功过相抵,咱们两清了。这些人都交给你们处理,他们身上的东西也都归你们,不过这个司徒智要交给我来处理。”

  余海自然是欣然同意,本来能保住小命已经很知足了,现在还有额外之喜自然很是高兴。

  云初玖让人用海水把司徒智泼醒,然后翘着二郎腿问道:“你是自己把羊皮卷交出来,还是让我弄死你之后,我自己翻找?”

  司徒智此时求救无门,自然不会自找苦吃,将储物戒指里面的羊皮卷乖乖的交了出来。

  云初玖打开看了看,这是一副地图,有一处有一个朱砂标记,却未标明那是什么地方,她皱了皱眉:“这地图是做什么用的?你们如何知道破解结界的办法?又是谁让你们去寻找这幅地图的?”

  “少侠,我也是奉命行事,东家交给我一块玉牌和结印的方法,我就带人来了,其余的事情我一概不知啊!”司徒智为了不受苦头,很是老实。

  “把玉牌和结印手势告诉我。”

  司徒智演示了一遍结印手势,然后递给了云初玖一块玉牌。

  云初玖将结印手势记下之后,看到司徒智递过来的玉牌的时候,心里就是一惊,这块玉牌的背后竟然雕刻着彼岸花的图案!

  又是彼岸花的玉牌?

  上一次是在无妄冰原寻找地图,这一次又出现在这无尽之海,而且寻找的也是地图,难道这地图与地玄之眼有关?

  好在我误打误撞将地图弄到了手,如果真的是地玄之眼的地图,那可真是糟了!看来这永兴商行的东家也和彼岸花势力有关,只是不知道是大鱼还是小虾米。

  “你们永兴商行除了你们还有多少护卫?实力如何?你们东家是什么修为?”云初玖想了想问司徒智。

  “由于这次任务比较重要,我们大部分护卫都过来了,商行里面只剩下不到三十人,其中五名灵皇,其余的都是灵者修为。我们东家是灵皇五层。”

  云初玖心里又是一动,灵皇五层也算是人物了,估计这一次的应该是条大鱼了,希望能找到有用的线索。

  云初玖也没有什么要问的了,于是笑眯眯的看着司徒智:“你很是配合,为了报答你,我给你个痛快。”

  还没等司徒智反应过来,云初玖手起刀落,司徒智当场毙命。

  无论是鱼骨帮的人还是永兴商行的人谁也没有料到云初玖说翻脸就翻脸,这小子的性子也太狠厉了。

  云初玖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以绝后患,一方面就是为了震慑鱼骨帮的人,免得他们起了别的心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