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跟着永兴商行的人大摇大摆的进了永兴商行的后堂。

  后堂虽然有把守的护卫,但是被云初玖收服的那些护卫一个个都围拢过去打哈哈,那些人见都是自己人,自然也没有什么提防之心,云初玖和鱼骨帮的人就这么大大方方的进了后堂。

  在一个护卫的指引下,云初玖找到了永兴商行东家所在的书房。

  云初玖这货还礼貌的敲了敲门,学着司徒智的声音说道:“东家,属下回来了。”

  “进来吧!事情办得如何?”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

  云初玖推开门,晃悠着进了屋子,只见书案后面端坐着一个老者,看起来倒是人模狗样的。

  “你是何人?为何穿着我们永兴商行的衣服?”那名老者狐疑的打量了云初玖一番,然后冷声喝道。

  云初玖把帽子一摘,笑眯眯的说道:“自然是有缘人,有缘千里来相会啊!咱们同为上面办事,这缘分不浅啊!”

  那名老者一愣,然后冷笑连连:“你说的什么我听不懂,私闯我的书房,受死吧!”

  老者说完就要动手,云初玖喊道:“彼岸花!地玄之眼!”

  老者一愣,狐疑的打量了云初玖几眼:“什么意思?”

  “老兄,你也太谨慎了!除了咱们自己人,谁知道这些?!实不相瞒,我前些时候已经搞到了一副羊皮卷地图,不过可惜并不是上面要的,我这才到了你们这无际之海,没想到遇到你们永兴商行的人。

  我也不知道咱们是一家的,一不小心就把那个司徒智给玩死了,看到他储物戒指里面的玉牌我才知道把自家人伤了!老兄,这不知者不怪,你不会怪我吧?”云初玖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满不在乎的说道。

  “什么?你把司徒智杀了?他找到的东西呢?”老者显然更关心东西而非属下的死活。

  “老兄,你急什么?我不会抢了你的功劳的!咱们都是自己人,你用得着防我像防贼似的吗?”

  老者深吸了一口气,这个臭小子说的有鼻子有眼的,难道真的是和我一样的身份?

  “老兄,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上次在一处密窟之中得到了一张羊皮卷,当时能找的密窟就是因为上面的人给了我一张地图。

  你这次能在海底的结界之中找到羊皮卷也是上面的人给你的指引吧?啧啧,上面对你明显比对我要重视啊,连破结界的办法都告诉了你,我当时可完全是靠着人命堆出来的。”云初玖手里把玩着那枚带有彼岸花的玉牌微带嘲讽的说道。

  老者听云初玖如此说,戒心又去了几分,有些自傲的说道:“无尽之海可不比你们内陆,情况要凶险很多,上面对我照顾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倒也是,老兄能在这望海城成为一方霸主确实令在下很是佩服!当时给我地图的是个戴黑色面具的男人,看级别似乎并不是很高,莫非和老兄接洽的人级别很高?”

  老者听见云初玖这么问,心里又起了疑心,可是见云初玖很是坦然,他顿了顿说道:“使者级别高低,老夫也不太知晓,只不过使者戴的却是银色面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