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把仙剑被唤出来,虽然不情愿,但是也不敢违抗,只好把怒气都撒在了老者身上,拼死的戳,特么的!我们待着好好地,就赖你,要不是你惹小恶魔,我们用得着出来吗?!戳死你!

  老者越打越心惊,这个臭小子是个什么来历?

  本身是天雷灵根不说,那些灵宠也很是难缠,最关键的是他怎么能同时指挥五把飞剑?这神识也太强大了!

  “小子!咱们无冤无仇,你何必苦苦相逼?只要你住手,咱们有话好商量!”老者被五把仙剑逼得狼狈不堪,就想先稳住云初玖,然后再想办法。

  云初玖回应他的就是数道天雷,开玩笑,已经撕破脸了,而且该知道的事情我都套出来了,留你何用?!

  “小红,给我大声嚎!”云初玖突然对着烈焰三尾狐王喊道。

  烈焰三尾狐王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但是对于小红这个名字还是接受无能啊!

  再说,什么叫大声嚎?那明明是本王的“天狐九啸”,怎么被她说出来就变了味呢?!

  烈焰三尾狐王边吐槽边嗷嗷叫了起来,老者本来就已经难以招架了,又被这带有魅惑之音的吼叫一分神,难免就露出了破绽,云初玖哪里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一道闪电就劈中了老者的右臂。

  老者惨叫出声,还没等他缓过神来,一把飞剑朝着他的面门就刺了过来,他连忙闪身躲避,没想到又有一把飞剑朝着他的腹部刺了过来,老者又是一闪,却被埋伏在身后的一把剑刺中了后心。

  紧接着,另外几把剑也飞过来刺中了老者的要害,老者一脸不甘的咽了气。

  云初玖把老者的储物戒指和隔离阵盘收好,这才大摇大摆的出了书房。

  此时,鱼骨帮的人已经把书房周围的护卫全部制服,永兴商行剩余的统领都在外面的商行坐镇,倒省却了不少麻烦。

  云初玖招呼过来一个收服的护卫:“带我去那个叫银红的院子里面,你们留下一半人手,其余的人跟着我一起去。”

  那个护卫还真帮过那个叫银红的小妾办过事,于是他在前面带路,云初玖和鱼骨帮的人在后面跟着来到了一个小院。

  云初玖给他们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将院子包围起来,然后这货激发了隐匿符进了院子。

  众人见云初玖竟然原地失去了踪影,不由得大惊失色,这人怎么就突然不见了?难道他有隐匿符?天啊,这个石灵到底是什么身份,他身上发生的匪夷所思的事情也太多了!

  云初玖尽管已经激发了隐匿符,但是怕那个银面使者修为高于灵皇五层,所以还是收敛气息,小心翼翼的到了窗下。

  “美人,来,再陪我喝一杯!”一个略微有些沙哑的男子说道。

  “大人,奴家不能再喝,再喝就头晕了。”说话声音娇滴滴的,应该就是那个银红了。

  “头晕?头晕咱们正好到床上……”

  云初玖撇了撇嘴,这个什么银面使者还真是臭不要脸,她小心翼翼的把窗户纸弄了个小孔,然后往里面看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