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带有银色面具的男子和一个娇俏的女子正在吃酒,男子说是倒酒,实际上却是对女子上下其手,一脸淫邪的笑容。

  云初玖看不透男子的灵力等级,应该是高于灵皇三层,但是既然没发现自己,估计最多也就是灵皇五层,云初玖心里有底多了。

  云初玖猛然踹开门,对着银面男子就是一道闪电!

  银面男子身上光芒一闪,挡住了云初玖的攻击,银面男子酒意顿时就消散了九成,惊恐的喝道:“什么人?!”

  云初玖见银面男子的目光飘忽不定,心里一喜,看来他根本看不见我,这样就好办了!我弄不死你!

  云初玖拿出擀面棍绕到银面男子身后,对着银面男子就是一棍,银面男子感觉到身后有风声,想要闪躲已经来不及,干脆一把拽过银红挡在了自己前面。

  云初玖虽然收了点力,但是银红灵力低微,哪里承受得住,哽的一声就绝气身亡了。

  银面男子却是趁着这个功夫往门口跃去,想要夺路而逃,没想到突然脚下一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他想要再次夺门而出,背后再次传来风声,他只好往旁边一闪,躲过了云初玖的一击,云初玖一挥手又是一道闪电朝着银面男子劈了过去。

  银面男子很是被动,他根本看不见云初玖在哪里,只能凭借灵力波动和声音判断云初玖的位置。

  一刻钟过后,男子一时不察被云初玖一擀面棍打在了膝盖之上,惨叫着瘫倒在了地上。

  云初玖禁锢他的灵力之后,这才现身,然后一把掀掉了银面男子的面具,依然是平平无奇的一张脸,云初玖心里不仅吐槽,这彼岸花势力挑人就不会挑点英俊的?怎么挑的都是长相平平的?!

  银面男子正想服毒自尽的时候,云初玖冷笑着掐着他的下巴,把毒药弄了出来,然后一掌砍在他的后脖颈之上,拖着他出了屋子。

  “余海,你带着人去把前面的那些人也都收拾了,然后到书房见我。”

  “是!”

  余海现在对云初玖是从心里敬畏,马上屁颠屁颠带着人去前面收拾余党了。

  云初玖把银面男子拖到书房之后,打开隔离阵,一盆凉水泼在了银面男子身上。

  “你是自己把储物戒指的神识印记去掉还是我强行给你抹掉?”云初玖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问道。

  银面男子冷笑一声:“我警告你,最好马上放了我,否则不仅你,就连你的家族都要受灭顶之灾!”

  云初玖哈哈大笑:“好大的口气!就凭你?不过是酒色之徒罢了!我看你都不如死的这个老头,至少人家还梦想建立和四大门派并肩的宗门呢!”

  “哼!他?不过是我们的一条狗罢了!小子,我们银面使者如果死了,上面马上就会知晓,到时候任凭你逃到天涯海角也会找到你!”银面男子猖狂的说道。

  “切!骗鬼呢?说的这么玄乎,他们又不会有千里眼怎么知道你死了?”云初玖不屑的问道,心里却是一动,这个彼岸花后面的势力很是邪门,他们或许还真有办法,我得套出来才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