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焰三尾狐王被放出来之后,只好憋屈的吼叫起来。

  云初玖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个吊坠,在银面男子的眼前晃啊晃……

  催眠术本来对神识强大的修士作用不大,但是银面男子受了重伤,又处在恐慌之中,再加上烈焰三尾狐王的魅惑之音,银面男子的眼神逐渐飘忽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

  “任立志。”

  “你们的势力叫什么名称?”

  “神魔殿。”

  云初玖皱了皱眉,神魔殿?好奇葩的名字,到底是神还是魔?还是“什么殿”?

  “你的上线是什么人?怎么和你联系?

  “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每次见面他总带着金色面具,我们用传声符联系。”

  “他还有多少你这样的银面下属?”

  “大约几十个吧,我也不太确定,只是在进入组织,宣誓效忠主上的时候我见过其他的银面人。”

  “你们宣誓效忠的地方在哪里?”

  “我上了飞行灵器就被迷晕了,回来的时候也被迷晕了,所以我不知道究竟去了哪里,不过来回的路上用了将近两个月时间。”

  云初玖皱了皱眉,这个彼岸花势力行事倒是谨慎,竟然连银面人都要提防,真是诡秘!云初玖接着问道:“你宣誓效忠的那位主上是什么人?长的什么样?”

  “主上是神,是我们所有人的神,他是世间独一无二的神……”

  云初玖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这银面男子显然是被洗脑了,那个什么主上真是臭不要脸,居然比我还自恋!

  云初玖见银面男子还在痴迷的夸赞那位主上,只好打断他:“上线交待你的任务是什么?”

  “找到地图,督促天兴商行收拢人才,迅速崛起。”银面男子这才结束了对那位主上的夸赞。

  “其余的银面人都分布在哪里?他们有什么任务?”

  “不知道。”

  “金面人一般多长时间和你见一次面?”

  “有时候一年,有时候两年,不太确定。我手里的丹药要是没了,他就会给我送。”

  “金面人是什么修为?”

  “我不太确定,应该是灵皇七层吧,反正很厉害。”

  灵皇七层?云初玖本来打算让银面男子把金面男子约到永兴商行,看来计划要取消了。灵皇七层可不是闹着玩的,在青玄大陆算是数一数二的修为了,我这点修为不够看,即便冒坏水也打不过人家,还容易打草惊蛇。

  “你还知道一些什么关于组织的消息?都说出来。”

  银面男子巴拉巴拉说了一堆,云初玖很是失望,他说的基本都是自己知道的,没有什么价值,不过男子又说道:“金面大人这次给我送地图和玉牌的时候告诉我,本来靠着上古剑冢就可以把青玄大陆一半的修士都弄死,可是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个叫云初玖的臭丫头,就因为她,那些修士都逃了出来,不过那个臭丫头却困在了上古剑冢里面,真是活该!”

  云初玖心里一动,上古剑冢果然是彼岸花势力捣的鬼,只是他们何德何能可以操控上古剑冢的阵法呢?难道他们找到了上古剑冢的阵眼?并且还会上古阵法?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