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拖住了梵振,余海等人则游到一旁,开始“捡漏”。

  那些银面人被幻彩电鳗电流击中之后,战斗力顿时大减,余海等人岂能放过这样的好机会,自然要趁机结果他们的性命。

  这些银面人简直都要崩溃了!

  特么的!

  谁能告诉我,这幻彩电鳗疯了不成?为毛不攻击敌人反而攻击我们?

  银面人虽然数量是余海他们的五倍之多,但是架不住幻彩电鳗临阵倒戈,再加上他们不善水性,顿时就落入了下风。

  另一边,梵振越打越是心惊,这个云初玖怎么会这么难缠?!虽然她可能隐藏了灵力,但也不会超过灵皇三层,为何在我拼尽全力的情况下,还能坚持这么长时间?难道她能越阶对战?

  梵振对战的间隙看向旁边,气的差点晕过去

  只见幻彩电鳗不但没有帮着银面人对付敌人,反而撒欢儿的电击银面人,仿佛它是云初玖的灵宠一般。

  梵振气的直咬牙,这个忘恩负义的畜生!等我杀了云初玖,非得好好教训这个畜生不可!

  梵振正咬牙切齿的时候,震惊的看见云初玖竟然唤出了五把仙剑,朝着他刺了过来。

  不可能!云初玖怎么可能同时指挥五把仙剑攻击?她的神识为何如此强大?这个祸害不能留,今天我非得杀了她不可。

  梵振咬破了中指,双手开始结印,水中竟然浮现出一朵彼岸花的图案,陡然间那朵彼岸花化成了数千只毒箭朝着云初玖射了过去。

  云初玖吓的赶紧下沉,并且拿出擀面棍挥舞的密不透风,击打那些毒箭,即便如此,还是有几只毒箭刺中了云初玖的大腿。

  梵振心里狂喜,秘法幻化的毒箭剧毒无比,这个臭丫头死定了!

  云初玖疼的一咧嘴,赶紧朝着幻彩电鳗喊道:“小泥鳅,赶紧行动,要不然来不及了!”

  幻彩电鳗自然不愿意损伤元神,它想让云初玖把梵振弄死,现在一看,云初玖根本不是梵振的对手,只好强行和梵振解除契约。

  梵振正得意的时候,万万没有想到神识之中传来一阵剧痛,他简直要气疯了:“闪电,你要做什么?你疯了不成?”

  “哼!如果不是我被你们强行掠来我会认你个小弱鸡做主人?认你做主人都不如认那个小变态做主人!我今天就要和你解除契约,我要恢复自由!你要识趣就配合我,否则我宁愿玉石俱焚,咱们谁都好不了!”幻彩电鳗受了这么多年鸟气,早就受够了。

  梵振万万料不到,只是这么会儿功夫,自己的灵宠竟然就叛变了,一定是云初玖这个臭丫头搞的鬼,她是怎么做到的?

  梵振自然不甘心就这么和幻彩电鳗解除契约,没有想到幻彩电鳗竟然将它的一缕神识直接从它的元神上剥离了,梵振顿时失去了对幻彩电鳗的控制。

  梵振气的直咬牙,这个云初玖到底给幻彩电鳗灌了什么**汤,它竟然宁愿损伤元神也要和我解除契约。

  更让他吃惊的是,云初玖嗖嗖嗖几下把腿上的毒箭拔了之后,塞进嘴里一枚丹药,竟然又活蹦乱跳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