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振惊的目瞪口呆,彼岸花秘法幻化的毒箭那可是剧毒无比的,云初玖怎么会什么事情都没有?

  梵振正惊疑不定的时候,云初玖指挥五把飞剑刺向了他,特么的!竟然敢用毒箭扎我,我弄死你!

  幻彩电鳗虽然元神受损,但是它恨不得把这么年受的鸟气都出在梵振身上,也朝着梵振喷射了一束电流。

  梵振心里一紧,一个云初玖我还能稍占上风,可是再加上一条幻彩电鳗,即便它元神受损,我也不是他们的对手,为今之计,只有先逃出去再说。

  梵振想到这里,从食指中又挤出一滴鲜血,再次施展彼岸花秘法,一朵巨大的彼岸花光芒闪烁,然后梵振整个人竟然凭空消失了。

  云初玖皱了皱眉,这神魔殿的功法着实诡异,竟然能让人瞬间消失?是隐匿了还是逃走了?

  “小泥鳅,那个王八蛋是藏起来了还是逃走了?藏起来竖一根须子,逃走了竖两根须子。”云初玖全神戒备,生怕梵振是藏了起来,这要是偷袭我,岂不糟了?

  幻彩电鳗竖起了两根须子,示意梵振已经逃走了。

  云初玖皱了皱眉,这个梵振竟然把手下都扔下,自己逃跑了?神魔殿的人果然够狠。

  “小泥鳅,帮我把这些人都拿下,一会儿我奖励你好吃的!”云初玖这货自己是个吃货,下意识的就认为别人(兽)都是吃货。

  幻彩电鳗翻了个白眼,不过还是游了过去,帮着余海等人收拾那些银面人。

  云初玖心里高兴的想到,这么多银面人,我只需活捉几个,就可以得到更多的情报,真是太好了!

  可是让云初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些银面人竟然突然都七窍流血死了!

  怎么回事?

  都服毒自杀了?

  即便是这样,也不会死的这么整齐啊?这是怎么回事?

  现在也不是深究的时候,云初玖让余海等人把银面人的尸体收好,然后问幻彩电鳗:“小泥鳅,你是准备在这湖里面待着还是先跟我走,等有机会我再把你送回大海?你不认主也可以进到我的灵兽袋里面,放心,我之前没杀你,以后也不会杀你的。”

  幻彩电鳗觉得自己现在神识受损还是静养一段时间为好,而且跟着这个小变态走,他没准还能给我弄颗补神丹吃,于是它点了点头,同意和云初玖一起走。

  幻彩电鳗进到了云初玖的灵兽袋之后,这货才后知后觉的想到,不对啊,小变态之前没杀我是因为暂时杀不了我,现在可就不一样了,我现在岂不自投罗网?靠!又被忽悠了!

  云初玖让余海等人打扫战场,这货游回到刚才和幻彩电鳗打斗的地方,把幻彩电鳗断的那两根须子也收进了储物戒指,这两截儿须子做秋千足够了。

  一切收拾妥当,众人这才浮出水面,找到一块开阔的地方,云初玖唤出飞行灵器,众人登上飞船继续赶路。

  余海等人只有几个受了轻伤,其余的人都毫发无损,他们很是佩服云初玖,要不是他当机立断跳进了湖里,要不是他凭借三寸不烂之舌策反了幻彩电鳗,我们一定死翘翘了,宗主真是太牛叉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