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上了飞行灵器之后,云初玖让余海弄出一具银面人的尸体,查看之后,发现并不是中毒身亡。

  云初玖让余海把那些银面人的储物戒指都搜集到一起,云初玖在里面除了找到一些刻有彼岸花的玉牌和丹药之外,并没有发现什么其他有价值的东西。

  云初玖把里面的灵石全数分给了余海他们,每个人分到了上千万下品灵石,余海他们吓的不敢收:“宗主,这,这也太多了!还是留着咱们开铺子用吧。”

  “是啊,宗主,我们受之有愧。”

  “宗主,还是您自己留着吧,我们上次已经分了不少灵石了。”

  “客气什么?!让你们拿着就拿着,咱们雷宗就是有钱,这些只是小点心,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好东西分给你们。你们这十五个人以后就是咱们雷宗的开山长老,没准也混个峰主当当”

  云初玖慷慨激昂的开始洗脑,余海等人被云初玖描绘的美好蓝图激发的斗志昂扬,恨不得马上就大展身手。

  “好了,刚才一番激战你们也很累,轮流进行驾驶和警戒,我也进去休息了。”云初玖见洗脑工作差不多了,这才进到了里间休息。

  云初玖把最近发生的事情梳理了一遍,越发觉得神魔殿背后的势力很是惊人,他们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已经发展了很多手下,甚至在无际之海和无妄平原这样的蛮荒地带都发展了不小的势力。

  听任立志所言,那个主上的灵力甚至比天元大陆的大能都高,虽然可能存在夸大成分,但他的一个金面下属都达到了灵皇七层,实力实在是深不可测。

  而且,那个金面使者连续使用的两次彼岸花秘术都威力惊人,如果不是有怪草,恐怕我已经死翘翘了。

  还有,他们竟然能操控上古剑冢的阵法,而且也能破解海底阵法,竟然懂得上古阵法,实在是匪夷所思。

  不过,唯一的好消息是,他们还没有找到地玄之眼的位置,否则也不会四处发展势力寻找地图了。

  实在是可惜,让那个金面使者逃脱了,否则抓住他一定能问出更多有用的消息。

  还有,那些银面使者怎么都突然死了呢?实在是奇怪!

  算了,等见了小白脸,我问问他吧,没准他能知道。话说,最多再过两天就能和小白脸会和了,想想真有点小激动呢。

  两天之后,云初玖正在看话本,余海跑进来说道:“宗主,对面来了一艘飞行灵器,里面的人示意咱们马上降落。”

  云初玖一喜,难道是小白脸来了?

  云初玖赶紧跑到瞭望窗跟前,一看见前面那个骚包的飞行灵器,云初玖就知道是谁了,原来是乌鸡脑袋。

  云初玖从舷窗探出头:“乌鸡哥哥!是你吗?”

  “小九妹妹!果然是你!呜呜,哥哥想的你好苦啊!哥哥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血无极半真半假的嚎道,眼圈却是已经红了。

  云初玖眼圈也是微红,这一次可谓是九死一生,任何一个环节出了差错,都会送了小命。

  “马上降落,来的是我乌鸡哥哥。”云初玖对着众人说道。

  余海等人此时是一脸的懵逼!

  小九妹妹?

  啥玩意?我们宗主是女的?不是男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