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欢快的指挥暗风等人烤肉,她则是眉飞色舞的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帝北溟和血无极。

  两人听的一愣一愣的,让数千件灵器同时攻击结界?和十三阶的啸海巨甲龟做盟友?杀了两头十三阶的嗜血剑鲨?剿灭了永兴商行?策反了一条十三阶的幻彩电鳗?弄死了几十个神魔殿的银面使者?

  暗风虽然在忙乎烤肉,但也听了个七七,心里对云初玖佩服的不要不要的!我就说吧,还怕别人欺负九小姐?她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就连十三阶的海兽都不是九小姐的对手,这么强悍的女汉子,谁敢招惹?!

  “男神,你说那些银面人怎么突然就都死了呢?我检查过了,他们并非服毒自尽。”云初玖不解的问道。

  “小九,你弄出一具银面人的尸体,我来查看一下。”帝北溟沉声说道。

  血无极撇了撇嘴:“小九妹妹,你也太看得起他了,你这么聪明都没找到原因,他能找到?!他就是个废物!”

  云初玖一听血无极竟然这么说帝北溟,以为帝北溟非得翻脸不可,没想到帝北溟就跟没听见似的,连个眼神都没给血无极。

  云初玖看了看血无极又看了看帝北溟,心里纳闷,这几个月发生了什么?怎么小白脸对乌鸡脑袋这么纵容?

  帝北溟检查了一具银面人的尸体之后,沉吟片刻说道:“那个任立志曾经说过,他们银面人死了之后,上面马上就会知道他们被谁杀死的,对不对?”

  云初玖点了点头:“不错,我看他不像是在说假话。”

  “我曾经在一本古籍上看过,上古时期有一种秘法叫做魂杀,当初金面人必定是在那些银面人的神识之中留下了印记,所以金面人就能通过特殊方法查看银面人死前的景象,不过,如果金面人用秘术激发印记的话,就可以让这些银面人元神破裂而亡。”帝北溟眉头紧锁,这个神魔殿既知晓上古阵法又会上古秘术,一定来头不小。

  血无极没想到帝北溟真的找到了原因,他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说道:“你这只是猜测,不一定是这么回事。上古秘术都是失传了的,他们怎么会知晓?”

  “乌鸡哥哥,男神说的应该是对的!那个神魔殿很是邪门,那个金面人曾经使用了两次秘术,每次都会出现一朵巨大的彼岸花,其中一次幻化出了数千只毒箭,我虽然极力躲闪还是被刺中了大腿,还有,他逃跑的时候,直接在原地就失去了踪影。”

  “你腿受伤了?我看看!”帝北溟自动屏蔽了其余的信息,整个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云初玖的腿上。

  “帝北溟!你要不要脸!人家小九妹妹伤的是大腿,你看什么看?!再说了,你没看小九妹妹蹦蹦跳跳的,估计早就好了!你别趁机占小九妹妹的便宜。”血无极见帝北溟盯着云初玖的腿酸溜溜的骂道。

  帝北溟实在是忍无可忍,冷冷的看向血无极:“血无极,我忍了你好几个月,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警告你,你要是再对我口出不逊,我会让你长长记性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